酒池肉林 – 巴諾拉瑪島綺譚

怎樣子會是“酒池肉林”呢?

一個落魄的作家年輕的時候被認爲外貌長得極似富家子同學,某天他得知這名同學已病逝,他忽然想到要取代這位舊友,以他的身份來實現自己所不可能完成的夢想,他那被取笑是天荒夜談的小説情節在這友人的“幫助”下或者有能夠實現的可能。

於是他先是將自己“殺死”,然後讓被埋葬的舊友“重生”,哪怕旁人有所懷疑也依借財富來讓這些懷疑被抹去,之後在一個荒島興建起在自己小説中所描寫的奇幻而奢華的世界——巴諾拉瑪島。

或因爲其他作品的影響,在心中印象,關於作家江戶川亂步,會覺得他是一古典而思維縝密的懸疑小説家,但因爲丸尾末廣的畫筆,卻讓這印象有種反差了。雖然依舊有懸疑和罪惡,但也會有私欲汎濫,構圖的飽滿畫面,繁複的畫面細節,赤裸的肉體描繪,都因爲漫畫家的影響而開始懷疑自己對小説家的印象是否一廂情願。

讀者是覺得,漫畫對小説的改編,並不是著筆墨於主角如何取代富翁好友並占有其妻子的計謀,而是因爲漫畫的特性得以將華麗而夢幻巴諾拉瑪島得以在自己的點綫下呈現。當妻子第一次在丈夫的帶領下進入這個世界,讀者也如妻子那般在彷徨與驚嘆之中見識到不曾想象得到的眼前一切,穿過一個又一個不可複製的迷宮,就如這對各懷心事的夫妻在相互試探,最後達至高潮。

是的,這還是丸尾末廣,獵奇是不可逃避的標簽,哪怕這是改編大作家的作品,也還是能夠在他的畫筆下,這個夢幻的島嶼上的人們是如何的荒淫,在真相大白時選擇自隕的方式又是何其讓人乍舌——人體肉塊和血液伴隨在天空盛放的烟花一同炸裂,掉落在這夢幻的島嶼上。

周一, 四月 22 2019 » » No Comments

黃金聖鬥士 – 聖鬥士星矢 THE LOST CANVAS 冥王神話

當冥王哈迪斯被再次封印之時,所揮出的劍插入星矢的心臟,讀者當時是感覺到這一經典的完結不再,卻不知哈迪斯在被消滅之時所說出的你就是神話時代所傷害過我的人時,原來暗示著經典的過去還留有故事尚未被道出。於是在經典在多年後被完全動畫化時,關於上一世代的故事全新創作被公佈了。兩個次元維度,兩位畫家創作,都是關於上一世代的女神聖鬥士們與冥王軍之間的大戰。

作為女性畫家的手代木史織,延續創作出本來是充滿熱血男性荷爾蒙的故事,是讓讀者懷疑她是否能夠延續到經典的,是否會損壞了經典所鑄造的傳奇。當完整閱讀後,這種疑問是被抹去的,因為說不上是損害經典,倒更像是借了經典的外殼來延續自己所創作的新故事,將為更多讀者所推崇的十二黃金戰士的故事進行了延伸拓展,使得在原作中作為配角般存在的黃金聖鬥士有了更豐滿的人物描繪,性格鋪墊,於是讀者是覺得,十二位聖鬥士較之下一世代,他們更符合“女神的聖鬥士”的存在,所表現出來的正義與忠誠更為讀者所感動的。

  1. 白羊座史昂的冷靜沉穩;
  2. 金牛座阿魯迪巴的忠誠慈愛;
  3. 雙子座阿斯普洛斯的矛盾與陰暗(幾乎每一位的雙子座的聖鬥士都必然出現光明與黑暗的雙重人格,來迎合雙子座的星座特點,而這種陰暗的性格面也往往是因為被第三者的激發而顯露出來);雙子座德弗特洛斯的隱忍與自卑,雙子座的聖鬥士往往是成對出生,而德弗特洛斯作為隱身於兄長身後的暗影,在正邪對壘時也是奮身選擇代替兄長披上正義的戰衣;
  4. 巨蟹座馬尼戈特的氣盛勇猛;
  5. 獅子座雷古魯斯的天才熱血,而又是延續原作的人物羈絆關係,獅子座和射手座都存在兄弟關係設定;
  6. 處女座阿釋密達的正邪混沌,又是延續原作終為製成木栾子念珠而犧牲自己;
  7. 天枰座童虎的重情重義;
  8. 天蠍座卡路狄亞的驍勇毒辣,又是與水瓶座關係親密;
  9. 射手座希緒弗斯的可靠沈穩;
  10. 山羊座艾爾西多的冷靜嚴肅;
  11. 水瓶座迪捷路的睿智博學;
  12. 雙魚座雅柏菲卡的高貴溫柔。

其實會覺得,LC的諸多人物設定等於是將原作的設定進行輕微的修改來重現講述上代的聖戰故事,再賦予更華麗的畫面來表達這一場聖戰的悲壯慘烈。所以會覺得十二黃金聖鬥士是那麼的熟悉,手代木史織是捨棄了車田正美原作的臉譜化人物設定,將原作的黃金聖鬥士描繪得更為深刻具體,而讓他們都更配得上”女神的聖鬥士”稱號而都被塑造得正義凜然,忠誠堅毅。

所以是覺得,LC更像是一同人漫畫,雖會被作為後傳的原作所束縛制約,但仍有勝於原作的種種。作為串連故事的主角,讀者還是會鍾情原作”五小強”的設定,可供君選擇至愛。

周五, 四月 20 2018 » » No Comments

忍者? – 风魔小次郎

感謝新時代,讓讀者彌補了兒時所未能完整看完這部漫畫的遺憾。但……

其實讀者近來有一種為情所困的狀況,不對,該說一直都有一種”愛在心裡口難開”的苦惱。但根據過往所曾有過的經歷,這種苦惱如得到解決,則會換來的是失望和不再愛。而如今看完這部漫畫後,這種感受同樣發生了。其實很多時候,所期待的事情,或者只是一廂情願,是自己所期待的美好,但實際又有多麼美好呢?則難以形狀。

讀者對車田正美所創作的「聖鬥士星矢」之熱愛,影響到會期待在這「風魔の小次郎」找到似曾相識的感覺,尤當知道這漫畫是先於「聖鬥士星矢」的創作,則更是覺得可以在當中看到之後創作的雛形。而實際讀後覺得,是會有後者的相似影子,尤其是小次郎,完全就是星矢,那種熱血衝動天不怕地不怕的氣魄,十足就是脫下了聖衣的星矢穿越到日本。而這是整部漫畫稍微可以讓讀者找到滿足感的,失望的,則算故事,比動不動就被打到頭落地而血流滿臉也能爬起來的畫面更是驚悚。

在日本兩所校園,白凰學院遭到誠士館的圍剿迫害,學院校長(少女?)無奈只能請人前往深山尋找隱世忍者組織”風魔家族”前來幫助,而由此就帶出了主角小次郎出場。而且是擁有絕對的主角光環,在屢屢戰鬥之下都能立於不敗之地。而其實這是讀者當年有所煩厭星矢的特色。

在將誠士館的危機解決後,發現背後原來另有一組織”華惡崇”,組織是為了將傳說神劍收集起來實現對世界統治的陰謀。其實大抵就還是一種毫無緣由的開始和結束。讀者覺得本來這故事的承接關係還是可以接受的,本來敵對的兩人因為要對抗同一敵人”華惡崇皇帝”而站在了一起。其實讀者會喜歡這一段的,因為有十把造型各異且有獨特能力的聖劍出場,猶如聖衣一般。雖然在角色塑造上會偏於表面化,尤其是華惡崇一方,幾乎談不上角色性格特點,基本都是出場不可一世結果卻不堪一擊。

最讓讀者”驚悚”的是,故事在對抗華惡崇之後,竟然還有一段是風魔一族內部陰謀策反的,本以為車田如能將華惡崇一段可以做個適當的結束,說明聖劍之戰背後的真相或者這段延續千年的大戰的事實,給予一個熱血少年漫畫那種拯救世界的大愛解答就是美好。卻竟然還用了綿長的幾話來狗尾續貂出正義一族的內部邪惡,甚是讓讀者感覺失望。

畫風而言,此時的車田正美該還在摸索階段,所畫的角色面孔來去就那麼兩三套,僅僅從角色髮型來區分,角色的衣服更是談不上,不是全黑就是全白,角色塑造幾乎是談不上的。唯一覺得具有特色的卻是那十把聖劍,怪不得在之後的「聖鬥士星矢」也是聖衣更見性格特色。

而且愈加感覺,車田正美的畫風有相當濃厚上世紀少女漫畫星星眼的特色。

周二, 三月 6 2018 » » No Comments

文藝青年 – 路地戀花

因為閱讀習慣,所以單純依賴漫畫封面就作選擇,淡雅的用色細膩的筆觸,都告訴了讀者這是一套少女漫畫,是希望以溫潤的畫面和應該會是溫暖的主題來感動讀者。是的,在日本京都東山區有這麼一條巷道,裡面聚居着一幫或青澀或成熟或隱匿的手藝人,他們各自都有著因為自己的手作而引出來的因緣際會……

讀者其實更關注的,是漫畫所描繪出來各種手藝的製作過程和作品。本來繪畫就是一種很細膩的手作過程,而以手作來表現另一種手作,就會有一種奇妙的閱讀感受,似乎能帶來別樣的美感。以為作者麻生美琴還是如其他少女漫畫家那般,筆墨清淡線條細碎,巷道裡的各家小店場景都巨細無遺地描繪出來。

而關於故事,幾乎是除了手工制書的女手藝人邂逅巨星外,之後就再沒有其他能夠讓讀者有所印象深刻的了。或者裡面的感動都太俗套了,哪怕是有依附在了”手作”題材上,哪怕是群像地呈現,都只是讓讀者淺淡的感受。

周三, 二月 21 2018 » » No Comments

不死 – 無限の住人

Mugen-no-Juunin

在當年讀書痴迷買口袋漫畫看漫畫的時候,就已知這當時還連載中的漫畫,而因連在單行本當時實在太多,且對當中的血腥暴力色情實在興趣寥寥,一直都敬而遠之。而當今日終得一睹其全貌真容時,依舊為作者沙村广明的畫工所震撼。

-畫工-
對於《無限之住人》,認為其意義就是對沙村广明畫工的表現機會。精緻的細節描繪,暢快的效果表現,多樣的武器設計,猶如慢鏡頭般的打鬥連續分鏡,更多是用線和塗抹而並非是網點來表現的色塊,精準刻畫的場景表達……如果說對古代武士題材漫畫興趣寥寥,對血腥橋段也是抗拒的話,那麼看沙村的畫就是能夠讓讀者堅持欣賞的最強大動力和原因。

-故事-
一夜之間,父親被殺害母親被擄走並受盡欺辱,目睹一切的少女想要找到將這噩夢帶給自己的惡人報仇,她僱傭了斬殺連同妹夫一百人的狂魔做保鏢,兩人的復仇之旅就此開始。復仇的道路上, 他們遇見的都是各種各樣變態武士,有人將自己愛人的頭顱釘在雙肩上的,有人做盡惡事欺凌婦女卻要在兒子面前裝慈父的,有人一邊進行強姦一邊剖開女人肚皮的,有人為了家族名聲為了保護大名不惜濫殺無辜進行殘忍實驗的……讀者在看這漫畫的時候,更大的感觸是:在那個亂世,如沒有不死之身,又豈能保全四肢健全。隨便上街都可能被斬殺,而且更淒慘的是死無全屍。做個妓女以為有個大官武士能夠保護自己,卻不知可能會惹來殺身之禍,而且死法是要多殘忍有多殘忍,遭受連日輪姦毆打在綁架拷問過程中都只是普通事,各種酷刑虐待才是讓讀者揪心的。雖則也是為了通過各種虐待的手法來喚起讀者的獵奇,但這《無限之住人》則更著重筆墨於對所虐待所造成的血腥場面的刻畫,而非對過程及具體器官的描寫。於是讀者奇妙地想起了之前看完的一部色情漫畫。

各方勢力相互爭鬥,少女和殺人魔在這過程中有時是參與者,有時又不過是旁觀者,但偏偏都會被拉扯進入這爭鬥的漩渦中。具有不死身的殺人魔,有高超的劍術和不死的能力,但讀者不可單純的以為每一場戰鬥對決萬次都是如斬草般的簡單,實際所講述的每一場對決都是血腥滿途,不斷手斷腳都無辦法呈現他的不死能力之神奇般。

又想到,這種血腥的呈現,是否某種程度而言是這民族審美的表現?

-女性-
女性在這漫畫中,覺得是受害者或被施虐者般的存在。哪怕說主角凜是作為整個漫畫各種矛盾串起來的關鍵人物,但她除了連同逸刀流成員闖入江戶城救下被作為實驗對象的萬次外,其餘更多時候更像是一個煩人的麻煩製造者。而其他的女配角們,所有都是為了其他男人而死,或者是因為自己愛的男人而自殺,又或者是因為自己愛的男人而被殺,被殺害的慘況更是悲涼。所以讀者會以為,作者對於女性的定位到底是什麼?難道他們就沒有自己的人生嗎?難道就只能夠為了男人而活嗎?

別告訴讀者有槇繪這麼個劍客妓女的存在,哪怕她劍術高超得不合理,但還是被自己所愛的男人而困擾,逃避他鄉靠出賣身體來過活,一直被自己所憎恨的父親束縛着自己的成長歲月。

也別告訴讀者凜最後還是將自己的復仇複製實際了,讀者真的很不明白這結尾的急轉。從中段開始就似乎要鋪墊凜對影久的情感轉變,一直相伴相隨但又並非是為了伺機殺害,卻在最後因為聽到仇人的“後代論”而憤怒前衝……不過,想想,凜的存在真的很矛盾,各種立場不定,最終卻會為了家國大義而將仇恨重新拾起來。那,她是否是在眾女中的特殊?

周二, 十月 3 2017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