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別,貳〇壹捌。

  • 一部色情片:
  • 一本書:
  • 一期雜誌:
  • 一部電影:闖入者
  • 一部紀錄片:
  • 一部短片:
  • 一部電視劇:橘子紅了
  • 一部動畫:遊戲3人娘
  • 一部漫畫:
  • 一部遊戲:異度神劍2
  • 一張音樂:

永別,貳〇壹柒。
永别,贰〇壹陆。

永別,貳〇壹伍。
永別,貳〇壹肆。
永別,貳〇壹叁。
永別,貳〇壹貳。
永別,貳〇壹壹。
永別,貳〇壹〇。
永別,貳〇〇玖。

周二, 一月 1 2019 » 記錄員 » No Comments

假期

竟然就這樣子經歷了一個7天假期了,百無聊賴得可以懷疑人生,懷疑往後的時月是否就要是這樣子的狀態來度過。是的,這都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假期,因為他人的留影比照而對自己的未來產生懷疑。

未來,這就是未來嗎?當年被放棄的時候,不也曾念想他朝我也成了他那年紀的時候,會要比他更為名就功成,會讓那個人悔恨自己所曾做過的選擇嗎!但奈何,到了誓願的年歲了,依舊是那麼的緩慢而一事無成,更悲慘的是繼續成為一個聽命於人的嘍羅。

為什麼同齡人是那般,為什麼其他人是這般,而我卻是如此。是機會嗎?是自身嗎?是誰嗎?

中學的時候,所曾喜歡的女孩都與我曾經的好同學交好了,對好同學是各種讚譽對我卻是各種忽視。那時候也是誓願,總有一天我會要讓妳悔恨而對我認可的。但結局卻是那般的違願。

為什麼會比較?我不是這種人呀,不是嗎?但原來家庭的影響是如此入骨的,入骨到甚至選擇寧願犧牲自己的獨處時間也要陪伴獨自在家的親母而讓親父得以回鄉,放肆他的鄉愁。其實會覺得,過去和當下的所有選擇和退卻,都是因為親父親母的所在而讓自己作出卻步的選擇。

也於是,安逸於手中的遊戲機,所看到的電影電視劇,及所讀過的零星文字書刊,及所為之記下的詞句段落,遐想這些點滴能夠為他朝的我帶來財富,而能夠讓將來的自己成為了他人的比較對象。

假期結束了,繼續為這慘淡的工作現況而奔忙,等待,是的,等待在這當中能夠出現不勞而獲的奇蹟。

周五, 十月 5 2018 » 記錄員 » No Comments

永别,贰〇壹柒。

永别,贰〇壹陆。
永別,貳〇壹伍。
永別,貳〇壹肆。
永別,貳〇壹叁。
永別,貳〇壹貳。
永別,貳〇壹壹。
永別,貳〇壹〇。
永別,貳〇〇玖。

周日, 十二月 31 2017 » 記錄員 » 1 Comment

今年我參加了GBWC

Chequel Kong (@chequel7880) 分享的帖子 ·

在半年之前就報名參加了GBWC2017,當時都何曾料到在今時今日會不同於前兩年的情況,成為了久違的無業遊民呢。於是就在預定要交件的前一天,就處於各種事情執拗的情況:1、作品交件;2、行業是讓我躊躇的面試;3、看病開藥。而結果是,我用了看病開藥的藉口去了作品交件,在前一天凌晨郵件告知面試單位時間推遲,而單位是否能夠接受,就已經是之後的事情了。

而那天早上,我就隨便拿了高櫃裡的一個SD高達盒將我的這個RX-78-2 3.0的模型和SD一起裝了起來,放在通勤書包裡。當時在前往的路上都是腦袋空空的,完全沒有想任何事情地在路上,假期的地鐵也沒有任何擁擠的情況到了會場,一路上都以為能夠看到熱鬧盛況之前的準備佈置,但其實什麼也沒有。沒有了活動舉行期間的擁擠和排隊等候,卻有著烈日之下玻璃幕牆所聚集下來的悶熱。來到了會場門前就看到已經擺有攤位進行作品收集,而在隊的,不是小朋友就是較年輕的大朋友,我必然地自卑於這麼個大人在隊伍中的格格不入。所幸,發現在隊伍中還有一中年男子帶著兒子的作品出現,就奇妙地給了我一種安定感。雖然隊伍並沒有很多人,但可能在於登記流程的不嫻熟和不科學,整個交件流程算是緩慢的。而等到終於輪到我了,

“請問你是報名哪個組別的?”

“初級組。”

“初級組在旁邊這裡稍等。”

當時就內心戲一堆,“這麼大個人竟然報名初級組!”過了30歲之後,會覺得很多事情都變得對我不友好了似的,我這種不依大眾常路的失魂落魄狀態就好似應該要受到側目似的,但其實別人是否有這想法呢?就如求職的過程中,幾個簡歷都石沉大海的時候,就會看網絡上其他的人所說,30歲之後讓然在基礎職位上進行求職就是失敗一樣的。

登記的小妹妹看了第二次的報名表才能找到我的名字,沒有編號,拿到了退件表格和作品感想紙和今年的參賽勳章之後,就帶著作品加入下一條隊伍:等候拍照。其實我很想知道照片是否會發給參賽者留念,我還真沒有機會可以有單反相機在比較好的燈光和佈景之下給高達拍照的。終於輪到了,奈何沒有帶支架,RX-78-2擺弄了不夠1分鐘才得以站穩,讓另一個小妹妹可以拍照。

在等待報名和拍照的過程中,都看到有小朋友在父母的陪伴下參加,尤其在拍照的時候,父母們都比小朋友還緊張的,在拍照妹妹身後也用手機拍一份,當下的妹妹是否也不耐煩這些大人的矯情呢?

拍照完後,又是等待,等待將自己的作品帶入會場展架進行展示,等待之後的評審和觀眾的參觀。當然我是沒有期待能夠有任何讚譽的,畢竟我的這個RX-78-2的做舊效果,也是因為不加保護任之被灰塵鋪染而成的。只要不會被懷疑參賽不用心都是慶幸的了。而當真的可以放在玻璃展櫃裡面,過去自己參觀都會多番仰慕的,就有種說不上的奇妙平淡感。並非是習以為常的平淡,可能是一種因為沒有期待而得以的平淡。又經過幾下擺弄調整之後,就完成擺放,拿到退件表格的蓋章,離開。

前年的國慶假期,第一次參加CICF,第一次見識到GBWC,現場買了一盒SD RX-78-2;上年的國慶假期,因為自作多情抱起別人而扭傷還堅持第二次參加CICF,第二次見識到GBWC,現場買了一盒透明特別版巴巴托斯。今年的國慶假期……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就悠哉落魄地任之流逝。

周一, 十月 2 2017 » 記錄員 » No Comments

迷失

要說如今的狀態,該是毫無狀態可言吧。一切都百廢待興般,等待着什麼,又不知道在等待着什麼,避諱着什麼,顧忌着什麼,但又絲毫說不上談不上。很是苦惱。

每月每週每天都是重複的進行,重複到讓自己都無法感受現實了。於是才會想要搬出獨居,但其實說是獨居,也不過是在父母庇蔭的獨居,其可能需要交付的條件更是嚴苛得讓自己無力付還。有時是會檢討,難道34歲的生活就是重複的上班下班吃飯拉屎遊戲看視頻睡覺嗎?生活就像進入到一個死胡同,不停地往這胡同盡頭轉圈,卻始終找不到一個出口。

其實我有時覺得自己誤會:當有了自己的完整空間,就能夠獲得釋放,就能夠從現狀中擺脫,所有事情所有狀態都只需要對自己來負責,而後就能夠出現真實的自己,從而得到一個出口,這個出口能夠解決當前狀態的所有不知所措。我會終於遇見那個相愛的人,能夠始終攜手走下之後的路途。我會能夠走出讓自己有自信的工作狀態,而不會徬徨於周遭於是怯生。

34歲呀

周六, 八月 5 2017 » 記錄員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