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頭 – 赤鱲角到天水圍是我愛你最佳距離

FROM-HERE-TO-THERE

觀眾完全有理由相信編劇是因為看了[春光乍洩]而有了這矯情的作品——請相信這話是因為對愛情失望了的觀眾所說出的氣話,所以才會有了在開車回家的路上的一句:我地翻轉頭啦!這對白。這幾乎就是一部關於驕傲的情人為了報復但又左右徘徊不前最後堅持自己的報復而進行的一路自欺欺人。

我再見你然後我醉了你送我回家我們回想起我們曾經多麼相愛而又多麼被世俗約束不願承認終於選擇傷害對方最後分開而今日再見我無法忘記你的傷害我要用同樣的異性戀來傷害你。

故事就是以上的了,一晚時間,兩條時間線交織。不認為說有什麼反轉的安排,從阿謙那一直勝利在手的囂張神情就覺得結局的必然。而觀眾之所以在開篇說”矯情“,就是因為這種對愛情的幼稚態度實在是作為作者時候所喜歡進行的安排,以為這是一種很揪心的情節。但當年歲長了回頭再看這些,就只是會認為是小孩子般。不過,又有誰規定長大了的大人對待愛情就不會是幼稚呢

昏黃的燈光和色調,還說不是因為看了[春光乍洩]?!

周一, 十月 2 2017 » » No Comments

魔术 – Das Kaninchenproblem

會覺得這短片之所以有趣,是因為將現實世界的掩眼法——魔術,給運用到另一種視覺魔法——影像,當中。而在短片當中的魔術,並不是現實世界那般的精彩絕倫,而是讓人陷入無盡的尷尬與苦惱當中的事情。

忽然有一天,身上竟然有了不受控制的魔術能力,會在自己身上、或者和自己有接觸的人身上,發生各種奇妙的魔術事件。魔術在裡面,不是掩眼法的存在,而是確確實實發生在身上而不可思議的事情:和客戶見面,會讓客戶在口袋裡掏出數之不盡的花瓣,從剛洗完的衣服堆當中會抓出一隻兔子,在洗澡的時候會瞬間轉移到大空地之上遭人側目,想要自殺結束這一切的苦惱不料從動脈流出的不是血而是拉扯不斷的緞帶……

觀眾就覺得,這是導演帶給觀眾的一種認知上的思考:到底在影像之中的魔術,是在影像處理上的掩眼法,抑或是在拍攝現場所進行的掩眼法呢?魔術的定義,又會是怎樣的呢?

Das Kaninchenproblem from Chemnitzer Filmwerkstatt on Vimeo.

周六, 八月 12 2017 » » 1 Comment

強權 – HERRMANN

HERRMANN

無論從狹隘幽閉的場景、挑釁的道具、高對比度配色、壓抑的演員演出,這短片都是要對觀眾進行壓迫的,壓迫觀眾去旁觀這無來由的侵犯。而這無來由的侵犯是因何而發生的?罪犯的動機是什麼?在短片開始那些照片所想暗示的,理解是極端反社會,這反社會是對安逸的警告,以一種地獄實驗的姿態給予世人(男人)的警告:“沒有人會是安全的。”

所以在一些場景的描述,觀眾是不安的,兩名罪犯在襠部掛著假陽具,強迫男人進行肛交和口交,從性別角色而言就是要顛覆這施害者與被害者的角色定位。但荒誕的是,這種角色交換只是進行了性交角色的變換,所進行的動作還是抽插的行為,讓對方身體受到傷害的行為。這不還是等於是以一女性假裝成男性來進行傷害嗎!如果從女性平權而言,不也等於某程度的認輸嗎!

是的,沒有人是安全的,但並非男性能夠傷害女性而女性也能夠傷害女性的等式侵略,而是,所有人不是安全的,因為男性從身體結構就是具有侵入性的。所以,從這思考出發,這兩女罪犯的行為是荒謬的,也因此才會極端,極端的不智。

周三, 三月 15 2017 » » No Comments

循環–Continuity

Continuity

在首屆亞洲雙年展上不經意看到的,37分鐘版本,又或,沒有完結一直播放的版本。觀眾進場後也不知道影片是處於什麼時段,於是就坐下来看,等待一个结束和重新的开始……

儿子跟分开多时的父母重新在餐桌上用餐,因为一些话题而让母亲离席,只留下儿子和父亲。忽然,儿子从父亲的酒杯里看到一颗眼球。夜里,父亲将一个沉重的塑料袋放进车厢里,车厢内早已放了两个同样大小的袋子了……

刚才的一对父母将从战场回来的儿子接回家,在路上,母親看到路上有一隻駱駝擋在路上,正當兩人對視時,駱駝不見了,繼續行走,駱駝出現在路旁的叢林中。母親下車,跟著小路發現一個小山坡,當她爬上山坡時,驚訝地看到一個大坑裡,睡著好幾個死去的士兵,肢體不完整地躺在地上。一個小孩突然進入鏡頭,將這些死去士兵的武器收集起來。

其實後來回想這一段,會猜想之後所接的是第一個兒子,因為這一段發現的情節是預示著往後的故事以及所希望表現的戰爭反思主題,哪怕這表現主題的手法是偏於晦澀的。

這一次接回來的兒子看似處於叛逆期的少年,會抽煙而舌頭上打了顆釘,而都是不招父母喜愛的事情。讓人摸民奇妙的事情,父母將兒子帶回家都會把雙眼給蒙起來,直至回到自己的舊房間。

又是在餐桌上,當父親離席後,兒子跟母親同桌的時候,一種曖昧莫名的氣氛縈繞,當觀眾還在思考這到底是這母親的扭曲親暱在作祟抑或是對兒子回來後的熱情時,兒子的盤子裡盡是蠕蟲在爬動,眨眼後這驚人的畫面就消失了,以為是因為疲累而所致的幻覺。而當這母親半夜竄進這兒子被窩時,觀眾剛才對於曖昧的疑惑似乎得到了肯定。之後鏡頭回到夜裡的屋外,一個車子的長鏡頭,一個人般形狀的影子斜照在車上……

又是剛才的一對父母,他們又要接兒子回家,母親又在路旁似乎發現了什麼,當他們來到車站的時候,並沒有看到他們的兒子。然而其實,兒子剛才就一直站在車站等著他們。當以為兒子是躲起來了的時候,兒子又突然冒出來了,但他剛才還在的背包卻不見了。

其實這時候會以為是有一種科幻或魔幻的內容在鋪墊,父母和兒子處於不同的時空而後卻忽然又相遇了的情況。

與之前一樣,兒子又是被蒙著眼睛帶到屋裡,父親在母親離開後就拉開兒子的嘴巴在檢查,這段就如呼應“上一個”兒子在舌頭上打了釘的情節。而當他要關心兒子丟了背包是否會有什麼損失的時候,兒子摸著褲襠有所指似的。這時候觀眾會粗暴地以為,上一個兒子是跟母親曖昧,那麼這一個就是跟父親有。但當回到飯桌的時候,這種想法有似乎被否定了。兒子講述在戰場上的經歷時,母親表現出相當的不愉快,而父親離席的時候,母親跟兒子開始了親吻……

其實觀眾後來回想,會認為故事其實是:一對在戰場上失去了兒子的父母,租借少年們演自己的兒子,來滿足將他們接回家的願望,但其實這對父母其實是一對惡魔,在不停息地下詛咒。就如在兒子房間裡那本漫畫,士兵抓到一個中東女人,想要扯下她的頭紗,卻無論他怎麼扯,女人都還是蒙著一塊布在面上。終於,在頭紗後面伸出惡魔的觸手將這士兵吞噬。

周日, 三月 6 2016 » » No Comments

感謝您將我從靜默的水下解救 – MUM

MUM

我沉湎於水下的靜默,沉溺在我失去聲音的哀傷當中。那都是一場錯誤的誤會,我討厭男女之間的決鬥,我討厭我在這決鬥中成為犧牲品。

我繼續在水池中徜徉,直至遇見你,邂逅你,約會你,但那一場錯誤的打鬥讓我退卻向前,我們的約定就因為單方面而取消。

感謝您對我的理解,對我的了解,對我的化解。你的畫、你的手勢、你我浮出水面的一吻,都將一切的壁壘摧毀,感謝您,感謝您將我從靜默的水下解救,將我從猜疑中解決,將我從可能一輩子的孤單解救。

你很美,我很美,我們都很美,不是嗎……話語聲音,就讓之被水浪淹沒吧

周日, 七月 5 2015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