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 – UNNATURAL

UNNATURAL

總會有很多事情讓自己料想不得,譬如又會選擇來追看一部日劇,是一發不可收拾地為這劇集的故事所吸引。當然,這選擇是因為打開電視機後百無聊賴的操作所得。

講述在厚生勞動省新設立的『不自然死因研究所』,會解剖在不自然死亡的屍體,從而發現在身體上所留下的關於事故的蛛絲馬跡。

觀眾說不上對懸疑劇有多麼大的鍾情吧,起碼觀眾膚淺的覺得懸疑劇該是有推理元素,而此劇的此元素貌似還沒有很多。反倒是會在提供了諸多推斷結果之後,再會有翻案推到重來的事情,而讓事情變得愈加揪心。開場第一集恰就是表現此特點,從國外歸來的員工離奇死亡,當都以為是因為在國外感染了病毒而死亡,並將這病毒帶回過導致傳染了其他人也死亡的時候。存在於屍體上的跡象會如申冤一般請求研究所人員能夠為自己正名。

是的,整部劇集很多時候都是以這種看似直白的答案,而其實這答案卻給當事人或死者造成錯判,使得他們的身邊人也受到牽連。在日本社會的文化內,那種不願影響麻煩到別人的想法深入骨髓,哪怕情況是親人離世了,也要為他們所造成的社會影響而愧疚不已。而『不自然死因研究所』的存在,或者是為了死者,又或者是為了生者,讓他們可以得到公正和尊嚴的離去和繼續,也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和裁決。

劇集基本是一集一個故事,會有故事相互串聯的元素,但其實是為了讓主角們可通過連續性的呈現而更得立體可信。當中,一個男孩為了戀人而向殺人犯捅刀最為讓觀眾振奮,因為他是表現出以惡懲惡的結果。男孩在戀人的葬禮上眾目睽睽之下,將虛偽的殺人犯推倒,殺人犯狼狽不堪,當眾人都勸阻男孩這是無濟於事的舉動時,那種愛人一去不復返的怨恨足以讓這話語化作虛無而讓自己動刀插入虛偽的人身上。這一改那種聖母而政治正確的橋段,當櫻花飄落,心死的男子立於樹下,米津玄司的[LEMON]唱起,所有事情一併匯演,悲愴因然而生。

悲傷嗎?悲傷。這悲傷會是你所不察覺的,為人母者所作出的任何教育訓示,所影響到的不單是她的孩子,更會影響到這孩子成人後所擦身而過的人們。這孩子會因為所曾受到過的傷害而反過來傷害其他人,用其他人來撫慰自己內心所曾失落的關愛,來完成他的一份殘忍的拼字遊戲。

有時正義,並不是通過呼喊口號來實現的,不是通過耀武揚威來揮展的。一個故事,能夠打動人心獲取觀眾共鳴的故事,能夠讓觀眾看到對未來的希望對這個國家的希望,則能夠讓觀眾能夠對之產生期盼與堅持。這或是強國的創作者至今都未醒悟或未能做到的事情。

周日, 十月 7 2018 » » No Comments

女人 – 橘子紅了

隨著年歲愈長,對往日所錯過的諸多都有強烈的彌補追求心態,就如這一部[橘子紅了],尤記得電視劇播出時正是在高中最繁忙的學習備考時期,然總奈不住沉悶在自修時塞著耳機聽收音機裡提及這部當時在播的電視劇,主持人敘說故事的悲涼淒慘,生動形象而讓聽者也望能觀之一二。但時月流逝,真要觀看的時候卻難尋。直至如今得以獨自一人居住時,哪天喚起了這衝動來拾起衝動。其實回想,到底是什麼事情讓觀眾如此堅定而念念不忘此劇?

男主角黃磊嗎?
是的,觀眾不否認一直迷戀黃磊的文藝書卷氣。哪怕如今已將油膩愛將道理的形象活然呈現鏡頭前,但也不能磨滅往日的俊氣才情。所以在劇中所塑造出的熱血而又懦弱的耀輝,又會是多麼的讓觀眾愛恨難斷。他的熱情和直率,俊朗而單純最是讓觀眾喜愛;他的優柔寡斷而怯懦,最後成了傷害自己愛人最深的,則又最是讓觀眾厭惡。或者就是因為黃磊的飾演,才不致讓觀眾恨之深入。

女主角周迅嗎?
其實觀眾對她並不至於說喜惡,偶有情緒是覺得她在大熒幕的作品是否過於密集。但會喜歡她在劇中所飾演的秀禾,那種單純和潔淨是能夠讓觀眾理解的,那個時代的女子是多麼的選擇艱難,生命就如那雙被束縛著的腳,每做一件事都規行矩步,絕不敢越雷池半步。當這個識字的女孩對愛情有所期待及追求的時候,已是他人妻,擔起了為他人傳宗接代的命運。

到底,觀眾也不過是一種對得不到的情懷的追討,對當時那追求成熟的期待的追討。當今日,人已成熟時,或自覺是時間來感受這個故事。所以可以理解劇集所使用的音樂是如此的詭秘而陰沉,那是多麼生動地表現出一個少艾初為人妻時對這個大家庭的徬徨對那不曾見面的丈夫的恐懼。也可以欣賞到角色的衣著是多麼的形象而立體地描繪出每一個角色。

劇集雖然離播出已過十多年,畫面的成色也見蒼老,但故事和角色都是那麼讓觀眾牽心感動。就如結尾的一首[飄搖],低沉的歌聲吟唱的是一個女子不得自由而嚮往自由的無奈。與之對比,是耀輝和秀禾在喝醉時,坐在小船上所哼唱的歌謠,清朗得打破了整部劇集的陰沉,但那也是唯一的一次美好。

或者,所謂的愛情,是可一不可再的感動。

周日, 八月 12 2018 » » No Comments

人渣 – 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前度

Margaret-and-David-Ex

“豬肉在前”,那粒[綠豆]所帶來的煥然一新的看劇感受似乎讓觀眾會對這前傳作品抱有期待,但其實觀眾是被那新鮮的視覺蒙蔽了雙眼,卻忽視了這不過是對戀愛關係中的人渣回顧。

但其實,戀愛關係中的背叛者,是否用得著是“人渣”呢?

前度,就不過是講述在瑪嘉烈與大衛相識相戀之前,瑪嘉烈是如何成為後來的瑪嘉烈,而大衛又如何成為後來的大衛。會覺得,瑪嘉烈也不過是一直終於自己的感情,哪怕是那麼的可恨要一直成為愛得比較少的那個勝方;而大衛也不過是因為被過去所束縛着後來,才會後來成為的士司機——為別人上鏈的職業,雖然他也不過是利用別人的愛的人渣。

哪怕是看慣了[綠豆]的空鏡,但現在的前傳運用同樣的手法時,就會覺得刻意的留白,顯得節奏刻意被拖慢,就是那種缺失前作的“靈氣”。雖則這“靈氣”其實是很馬後砲的評價。會依然有很多的愛情金句通過旁白來帶出,但這些金句又是否帶給了觀眾對愛情關係的思考呢?又抑或只是單純給電視劇的整體提高了質感而已呢?觀眾會覺得單純只是後者。[前度]展出了更加多的人物關係,更多的你愛我我愛他他愛她她愛你的網狀關係,錯綜複雜之間都呈現着這人世的奇妙。可能將來你們所遇見認識的人,其實在過去的某一剎有過一面之緣,擦肩的關係,只是當時彼此都不曾會料想到將來。

觀眾會覺得,這部劇的出現,除了要展示都市男女之間的感情關係外,更是要展示人與人之間的奇妙緣分,而這緣分是有因果的,是注定的結果。

我們會愛上下一個,再下一個,但是其實每一個可能都是一樣,因為命中注定我們只會愛上一種人,輸給一種人,然後被其他人愛上。

周日, 八月 27 2017 » » No Comments

家 – 花甲男孩轉大人

A-Boy-Named-Flora-A

就是因為那3分鐘的父子關於同性戀的爭吵長鏡頭,而開始對這台灣電視劇的興趣,但本來這電視劇真的太不符合所期待呀。

  1. 台灣鄉土題材,它似乎有著太濃厚的地方特色,幾乎全台語的對白,讓觀眾都有所卻步的了。
  2. 以盧廣仲為線索來牽起整個聚集故事,猶如一切都是圍繞這相當受歡迎的創作歌手而進行的劇集,而他的出演也確實讓這電視劇的口碑大增。
  3. 除了兩個配角演員和盧廣仲,觀眾對這聚集的其他演員都一無所知,甚而本應對“植劇場”這口碑品牌都是聞所未聞的。

這劇集真是有著諸多的緣由是讓觀眾以為自己所本應難以體會的,然而當第一個工作午休開始追看這電視劇後,一發不可收拾地與這故事產生共鳴,猶如劇集主創在多個採訪中所提到的,這劇集所表現的故事,就猶如發生在觀眾身邊一般,都能夠在當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是的,當一家人因為阿嫲的離開而重新回到祖屋當中,本來已經疏遠的關係而因此重新連在了一起時,本來被忽略遺忘的矛盾都浮出了水面,所一直逃避的問題終於有機會一起坐下來去面對。而本來疏遠的關係,也因此而重新團結了起來。

而觀眾在今年同樣經歷了親人變故,半夜凌晨就奔往醫院開始處理親人的後事,連串的風俗需要依循,各種的爭吵在風俗過程中發生,當悲傷在靈堂哭吼,觀眾似當事人又似旁人的存在,經歷着過程的一切。

而當花甲回到家裡要照顧彌留之際的阿嫲,旁觀家裡長輩的各種爭吵時,觀眾真是有著如此強烈的共鳴,這一切不都是所曾經歷過嗎!親人們圍在一起折紙蓮花,而觀眾也曾同樣跟親人圍在一起折金銀,聊起親人在世時的各種往事。

親人說的,這些後事風俗都不過是做來給在世人看的。

而除了整個劇集所圍繞的阿嫲後事,還有阿嫲的子孫們各自的問題,在這段時間裡,他們如何來面對或處理自己的過去,自己的悲傷,自己的失敗。彼此之間或者是逗樂,又或者是哀傷悲痛,更或者是警醒親人之間所忽視的。觀眾也不再一一回憶記錄當中的點滴,倒想記錄當中幾個能夠讓觀眾產生感動的情節。

  1. 花甲父子的3分鐘長鏡頭。是的,應該所有看過此劇的觀眾都會被這3分鐘的長鏡頭,父子關於同性戀的爭辯而注意到這電視劇。場景是在村落的巷宇之間進行,父親懷疑自己的兒子是同性戀而對他質問,兒子又藉機控訴父親的守舊觀念及失敗人生,看似是矛盾尖銳實質彼此關愛於心都在這3分鐘充分表現。兩位演員的動人演出實在讓觀眾就為了這3分鐘而開始追看這電視劇。
  2. 鄭光昇緬懷過世兒子。同樣是在第二集,其實本來觀眾以為這一段是過分煽情而有所失真,但觀眾也是提醒自己,這“失真”也可能是因為地域文化差異所致。但當主題曲『魚仔』唱起的時候,配以父親經過事故現場想起兒子的情節,觀眾還是被碰觸到內心軟弱的地方。
  3. 子女翻出阿嫲的錄影。當大家圍坐在大廳,發現阿嫲所留下來的生日錄影,願望都是為了子子孫孫們的時候,會被她那樸實的關懷而感動,而當這種關懷會隨著她的離開而不再,想到這本來溫暖的港口會遠離不在時,是會感傷的。親人的離開,就是因為所本來習慣的關懷已經不能夠再擁有了,這種無私的關懷是自血緣而來的,那般的珍貴。
  4. 當然是出殯當天阿甲的離別語。就一如翻出阿嫲的錄影那般,是提醒親人們這可愛的阿嫲是那般的關懷著每一個人,無論自己的兒子是失敗的,是好高騖遠的,是一事無成的,是鬱鬱寡歡的,是錯過美麗青春的,她都同樣的給予他們疼愛。

當敲打著鍵盤,聽著在電視劇所出現過的盧廣仲的歌曲時,會覺得,故事之外,音樂的響起是將整個故事每一個感人片段給烘托起來的關鍵。每一首歌,並非是所給予緬懷的感動,更或是給予遊子回家的衝動。

周日, 八月 20 2017 » » No Comments

謊言–四重奏

Quartet

一部將謊言隱藏隱藏再隱藏的劇,開場是那般和諧的四人團隊,其實背後是各懷鬼胎的預謀。預謀隨著劇情一步步被揭開,他因為一直暗戀而終重遇她而預謀在卡拉OK廳相遇;她因為受僱要跟踪她而預謀在卡拉OK廳相遇;他因為要借她失踪的丈夫而敲詐她而在卡拉OK廳相遇,而她呢?丈夫神秘失踪且被懷疑是她將丈夫殺死了,而其實呢?她的真實身份才是最大的謊言。

電視劇幾乎每一個角色都背負著他們的秘密,那些不為人道的秘密,而因為這些秘密,他們走在了一起,並慢慢讓彼此的羈絆更加緊密。

但或者有一個角色,並沒有承擔著一種讓人不屑的秘密,別府。他自第一次在演奏廳遇見真紀就對她一見鍾情,哪怕在她結婚之後丈夫失踪之時,他也守在她身旁,等著她會接受自己的心意。雖然他曾經因為一直愛著自己的女同事而想過放棄這份一直藏著的情感,而與這愛自己的女同事開始婚姻。

那麼一直擔負起插科打諢角色的家森呢?他有著他自己的秘密,一段一時衝動的婚姻,帶來接連不斷的荒誕和無奈,婚後與妻子的爭吵不斷,與兒子那親密又疏遠的關係,想要通過敲詐真紀而想要將妻子和兒子從被追逐的境況中解救。家森有著自己的彆扭偏執,也有著對世事那赤裸的觀察和一語中的,大智若愚,或如家森也,但偏偏這一切的直白,就只有真紀能夠明白他。

是的,還是因為真紀。那麼尤其是小雀,本來是要作為假裝好友而在真紀身邊進行各種臥底工作,想要通過密切觀察來挖出真紀丈夫失踪的真相:是真紀殺了自己的丈夫。但偏偏的是,小雀的過去,小雀的父親,小雀那嬉笑面容背後所隱藏的悲傷,都讓真紀給發現,都是真紀所支持著小雀來走過一道道的心坎。

那麼真紀呢?觀眾就不想對她進行筆墨記錄了。觀眾覺得她另一個作用是一線索,串聯起『甜甜圈洞四重奏』每一個成員角色和他們各自的故事,而又通過這些各自的故事,他們在一起的對話和生活,帶出人生在世的種種赤裸裸的反思與真相。

每一集,四個人聚在餐桌上吃飯的時候,不同背景之下的四個人,不同的價值觀碰撞,會帶來許許多多讓觀眾也或點頭或疑惑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又不是以一種大道理的方式來訴說,嬉笑怒罵中,言外之意下,指桑罵槐間,來讓觀眾認可各種赤裸。

周六, 四月 8 2017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