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輪

那是何年何月的事情?母親拉著小手,在濱江閒遊,那時江邊還有一個小遊樂場,好像是在哪裡遊玩過。然後,牽著母親的手,上了渡輪,不過幾分鐘的航行時間就到了對岸,遠沒有那時候回去鄉下那般的感覺,轉瞬而去。又或者因為如此短暫,所以這幾分鐘顯得如此珍貴,記憶至今。而之後,就不再乘坐過這個城市的渡輪了。那是唯一的一次,直至昨天。

後來自己開始學寫小說了,生澀而稚嫩的一個發生在江邊的故事,記憶中故事的想法就是源於當年母親帶着走江邊而起的:小孩子在江邊遊玩,不料掉入江中,眾人圍觀卻不見救人,終於有人願意救人卻要討錢,在討價還價間,孩子已淹沒……

昨天坐了第二次的渡輪,從鶴洞碼頭至白蜆殼碼頭,還是短暫的幾分鐘行駛時間,票價已是五角。

伴相隨

渡船上

DSC08586

鶴洞橋

白蜆殼碼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