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池肉林 – 巴諾拉瑪島綺譚

怎樣子會是“酒池肉林”呢?

一個落魄的作家年輕的時候被認爲外貌長得極似富家子同學,某天他得知這名同學已病逝,他忽然想到要取代這位舊友,以他的身份來實現自己所不可能完成的夢想,他那被取笑是天荒夜談的小説情節在這友人的“幫助”下或者有能夠實現的可能。

於是他先是將自己“殺死”,然後讓被埋葬的舊友“重生”,哪怕旁人有所懷疑也依借財富來讓這些懷疑被抹去,之後在一個荒島興建起在自己小説中所描寫的奇幻而奢華的世界——巴諾拉瑪島。

或因爲其他作品的影響,在心中印象,關於作家江戶川亂步,會覺得他是一古典而思維縝密的懸疑小説家,但因爲丸尾末廣的畫筆,卻讓這印象有種反差了。雖然依舊有懸疑和罪惡,但也會有私欲汎濫,構圖的飽滿畫面,繁複的畫面細節,赤裸的肉體描繪,都因爲漫畫家的影響而開始懷疑自己對小説家的印象是否一廂情願。

讀者是覺得,漫畫對小説的改編,並不是著筆墨於主角如何取代富翁好友並占有其妻子的計謀,而是因爲漫畫的特性得以將華麗而夢幻巴諾拉瑪島得以在自己的點綫下呈現。當妻子第一次在丈夫的帶領下進入這個世界,讀者也如妻子那般在彷徨與驚嘆之中見識到不曾想象得到的眼前一切,穿過一個又一個不可複製的迷宮,就如這對各懷心事的夫妻在相互試探,最後達至高潮。

是的,這還是丸尾末廣,獵奇是不可逃避的標簽,哪怕這是改編大作家的作品,也還是能夠在他的畫筆下,這個夢幻的島嶼上的人們是如何的荒淫,在真相大白時選擇自隕的方式又是何其讓人乍舌——人體肉塊和血液伴隨在天空盛放的烟花一同炸裂,掉落在這夢幻的島嶼上。

周一, 四月 22 2019 » » No Comments

這個充滿惡意的世界 – 亂步奇譚

Game-of-Laplace

開始於一樁校園虐殺碎屍事件,受害者被殺害後肢解重組為一張椅子,造型可怖殘忍。而在兇案現場,就只有受害人的一名學生。而由此,帶出了動畫的主角,並非如名稱的江戶川亂步,或者其後人,而只是一天才偵探明智少年。因為這一樁案件,一個三人偵探少年小組成立了。

當以為這動畫只會如一般偵探懸疑動畫那般的話,就錯了。之後的一樁又一樁案件就不過是對一條公式的鋪墊,將人物帶出,將主題深化揭示,在最後來將過去以及現在進行聯繫,說明這一切罪惡背後的人性之兇殘。

“兇殘”,是因為軟弱,因為太過軟弱而給予罪惡實現的可能。要將罪惡杜絕,就只能用兇殘將罪惡警告,滅絕。結尾,動畫似乎要以失控的狀態來將社會推向混亂,以“正義”來杜絕罪惡,以暴制暴來化解內心的壓抑。是的,動畫開場的幾個案件鋪墊,就是為了對這以暴制暴進行合理化的理由,法律的缺失導致罪人得不到應有的懲罰,但受害者的尊嚴一直被踐踏而罔顧。這尊嚴的保護,就只能以更加罪惡來懲罰,雖然法律的正義不能接受這種懲罰,但這似乎就唯一的方法。

動畫在畫面的處理上很是艷麗,符號化的場景以及人物形象,使得故事的主題呈現有更多可供深究的,如路人都以木偶或者陰影形象來取代,屍體解剖說明則以玩偶來取代,這些看似戲謔呈現,實則是在對這罪惡冷漠世界的諷刺。

周六, 九月 19 2015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