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後世界 – 與神同行

在盛讚之下,對電影是有所期待的,然而一再的歷史證明,觀眾與盛讚很多時候是矛盾的。且再因近期所觀看的諸多電影或動畫,都是與”地獄”這題目有所關聯的。哪怕真發生期待落差,題材而言也算是豐富了對”地獄”設定的認識。

會欣賞電影開場的直接,毫不拖泥帶水作鋪墊,開始就將主角消防員金自鴻因為救人而墜樓犧牲帶出,而後就在三位地獄辯護人的陪同下在地獄開始7場審判之行。電影其實有著原著漫畫的加持(或拘束),所以對於觀眾而言,偶爾出現的關於三位地獄辯護人過去的閃回,是會有些突然的。這”突然”的情況,更有是出現在”隊長”江林要回到人間抓住和金自鴻有直系親屬關係的冤死鬼的一條故事線。其實整部電影可以理解為三條故事線,金自鴻的地獄審判和江林追冤死鬼是平行進行,而在對金自鴻進行審判時,挖掘他的過去以及他短暫人生中所背負的人倫悲劇,則是第三條線。

於是,觀眾是會被這三條線的相互穿插所影響的,單純從觀看故事而言是會被騷擾的。尤其是追捕冤死鬼的故事線,觀眾而言其實是不明白存在意義的。尤其是帶出弟弟是如何冤死而牽涉出的兩位兵團同伴,由都暻秀所飾演錯手殺害同伴的士兵,觀眾看得最是痛苦,人物的窩囊演員的蒼白,再加上飾演金秀鴻的演員容貌,兩人同場時都是讓觀眾聯想起另一部電影「哥哥」,也就愈加之讓觀眾在觀看這一條故事線時會被影響觀影情緒。

這種觀影情緒,就是一種厭煩角色犯傻的情節。或者會為了推進故事製造矛盾,角色的性格設定上都會出現犯傻的情況,而這犯傻還會被提早立旗要告訴觀眾,尤其是解怨脉誤將真相告訴金自鴻的犯傻。當隊長離開再三叮囑時,觀眾就已經預知不妙。

除卻故事而言,畫面視效是華麗的,尤其是對地獄七界的刻畫。

周五, 三月 2 2018 » » No Comments

兄弟 – 哥

My-Annoying-Brother

純粹一部為了演員而看的電影,而其實對這演員又是否真會如其他所喜愛的演員那般的熱衷呢?則又並非。只是能夠有一個藉口能夠又看到一部電影,也是一件愉悅的事情。

電影的故事大抵是普通至極的了吧:因為行騙入獄的同父異母哥哥聽聞摔跤運動員弟弟意外失明,從而得以申請假釋照顧弟弟。而幾年前哥哥的離家出走及父母相繼離世,讓本來的兄弟關係破裂,見面並非相擁而泣卻是處處作對。而俗套來說,血濃於親,朝夕相對,曾經的怨恨都會化作拉麵被吃下肚子裡消化掉;再俗套來說,分離是這電影必然的終點,而這意外的重逢會讓失意得到鼓舞重新站起來。

觀眾認為這電影就是為了看演員的,當初是因為飾演弟弟的EXO成員都暻秀,雖則在當中的演出幾乎都是一副死魚眼面相,有時會覺得笑起來的嘴巴是奇妙的;而又因此而奇妙的發現了飾演哥哥的曹政奭,其實找他倆飾演兄弟倒像可以說得過去,莫名有種面盲相似感,而他在片中的痞氣又窩囊倒是讓觀眾樂見的,更關鍵是身材不是那種誇張的鋼條型實在叫觀眾欣喜呀;至於女主角(配角)是樸信惠,就,哦~~

周日, 十月 1 2017 » » No Comments

屍橫遍野 – 屍殺列車

Train-to-Busan

講真,列車、喪屍圍城、人性質問……這諸多夾雜起來的故事,觀眾是會聯想到《甲鐵城的卡巴內利》的,你說動畫是日本虛構江戶時代背景,你說動畫是太奇幻了,你說動畫的故事情節太執拗難忍了,兩者毫無可比性……但,觀眾是會支持你的觀點,觀眾不會智障地說兩者有抄襲嫌疑的。嗯

起源至未知病毒肆虐,人感染後會喪失理智,對活人有著原始的侵襲慾望。人要一旦被噬咬,就會感染病毒,同樣地失去理智,於是強大的傳染度造成韓國大面積的癱瘓。而在這災難面前,人人自危,可憐的人性被勾引顯露,無論過去在人前是如何的正氣凜然,當關乎自身的生命安全,恐懼當前,可悲的“惡”就被引誘出動。踏在別人的屍體往上爬實在太正常不過了。但此同時,有父親為了女兒會發揮出如超人般的力量;有丈夫會為了孕妻爆發最強濃度的男性荷爾蒙;有少年為了女孩突破自己的羸弱勇氣;也有患難姐妹在生死相隔時作出讓人詫異卻會讓觀眾大快人心的舉動。

其實電影會是娛樂的,莫論他在刻畫人性的可惡是多麼的讓人噁心,但它刻畫的人性光輝也會是多麼的讓人動容,而結局最後會證明人性的光輝偉大,會讓觀眾壓抑的情緒得到釋放,所以是“娛樂”的。

會有觀眾將電影跟似乎習以為常的西方喪屍題材電影做比較,但韓國產的此作,打鬥對抗血腥暴力並非亮點,讓三姑六婆感動得屁滾尿流的親情愛情才是民族特色呀。喪屍只是提供個娛樂背景罷了,雖則這“背景”將民族特色給映襯出那麼的亮麗。

周三, 九月 28 2016 » » No Comments

懷疑 – 哭聲

Goksung

觀眾對恐怖片始終抱有抗拒心態,只因世界充斥未知,當中所描述的故事又豈料哪天真會發生於身邊呢。於是哪怕從電影畫面而言是能夠接受的,但所擴散出來的恐怖聯想卻是折磨人的。一不注意就會憶起滿面瘡疤的行屍,以及那閃爍著燭光的斗室內掛滿死亡的照片,當然結尾時候那目光發著紅光的惡鬼也是一個能夠讓觀眾從入睡狀態抽出的事情。

於是觀眾還是被定在了上帝視角,幾乎比電影中的男主角鐘九多知道一些的時候,也隨著鐘九被拉扯進恐懼而充滿猜疑的漩渦中,但觀眾較之鐘九要悲慘,因為觀眾會知道誰是鬼誰是神,但也無力去幫助在故事中的人物受到惡鬼與巫師的欺騙,無力去幫助天真的神父助手對著眼前的惡鬼驚怕得無法動彈,觀眾就被放在鏡頭背後,眼睜睜的體驗著人的無力。

對世界有敬畏心是多麼美好的事情,因為有所敬畏,才會有所堅信。但世界是奇妙的,作惡的鬼能夠用盡各種蠱惑,但公正的神卻受制於規條。於是當人作惡了,神就無力在去保護人;而鬼能夠利用人性的弱點,誘使人進行勾結,欺騙人懷疑神。但其實想想,故事中的鐘九曾經因為對“神”的懷疑而一度拯救了女兒,破壞了巫師的儀式繼續侵害女兒。

其實誰是鬼誰是神,以為電影早早揭露,只是因為一再的扭轉讓觀眾也產生自我懷疑,而這或也正是導演所故意而為的。如果說鐘九是被惡鬼欺騙,那麼觀眾該就是被導演所欺騙。

周日, 七月 3 2016 » » No Comments

女人 – 女演員們

Actress

偽紀錄片形式,一次雜誌封面拍攝計劃聚集了20~60年齡段的6位當時得令的女演員,對韓國演藝圈接觸愈多,對於電影的代入感自然愈強。紀錄片的形式,如讓觀眾站在一旁的視角,營造出切入女明星們的生活來探窺到鎂光燈之下的真實,如當真也不過是一場美好的誤會。

電影基本上通過演員之間的對話來推進,營造人物衝突。開場即是尹汝貞提早到達而引起自己是候補邀請的誤會,之後各演員在內心矛盾是否參與及對同場會有其他女演員的內心不安的表現,而後也仍然陸續到場。同期演員之間的競爭以及性格造就的不安,都在六人相互碰撞過程中顯現。其實觀眾們所期待的,也就是這麼些在光鮮表面下不能看到的“真實”,女演員對自我的否定:老、過時、體態不再、狀態欠佳、知名度不夠……等等的想法,都致使在相處過程中不經意流露,有意表演

對白中所談及的內容,都會讓觀眾真假難分,是否藉著表演的外殼來表達作為女演員、作為自己的真實想法:對同期演員的敵意,對國外市場的在意,對大眾評論的在乎,對婚姻挫敗的感傷,以及對年歲增長青春不再的坦誠……因為他們都在用著自己來表演。

其實她們都在通過“自己”的表演來訴說著作為女人的種種,她們無奈、她們恐慌、她們壓抑、她們無所適從。

周六, 一月 24 2015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