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 – Sherlock Gnomes

SHERLOCK-GNOMES

觀眾還是鍾情於純真的童話故事,善惡有道,一切都是美好的開始美好的結束。羅密歐與朱麗葉可以終成眷屬,夏洛克和華生能夠合作無間。這動畫就是將這兩大IP作結合,讓果敢的朱麗葉夥拍自傲的夏洛克,要將搬到新家園而離奇失踪的陶瓷公仔們能夠平安回到家中,但兩人卻並不曾注意到他們的身邊人已經遭到他們的這果敢與聰明所無視了。

觀眾甚是對當中形象敦厚的Gnomeo鍾情不已,這在前作已經墊下的好感,而此新作(續集)還加上以為形象老實憨厚的Dr. Watson更是美好。於是這兩組IP組合,因為連環失踪事件而從分開的兩個故事線穿插在了一起,又再而分開了三個故事線,Gnomeo被抓後他要想方設法逃出牢籠,以為失去同伴的Sherlock Gnomes和Juliet則要從各種謎題和線索中找到這些事件背後的兇手並救出夥伴,而在中場就以為因為意外而摔得粉碎了的Dr. Watson則成了故事的反轉點。

其實這次的合作,觀眾以為是將兩大大英IP來共同講述一個關於對身邊人尊重和關注的主題。原來很多事情不是必然的,當惡意和驕傲都習以為常的時候,則成了一切悲劇的開始。

相當喜歡動畫裡對這些陶瓷娃娃的塑造,精細趣致,當鏡頭拉近的時候,會真發現這些主角們真的是陶瓷娃娃,他們的身體是會有因為時間流逝而破碎的痕跡,和因為上漆技巧而在表面出現的不同筆觸細痕,這是故事之外在視覺上相當有趣的細節之處。

周日, 十月 14 2018 » » No Comments

蒸汽 – STEAMBOY

雖然對導演的容貌有所鍾情,但對作品的觀賞貌似這還是第一部的動畫。而除了導演外形之外,對他作品中所傾心傳達的科幻鍾情也是有所敬慕的。在看到此片海報時,是會誤會這是導演成名作,後才想起那部作[阿基拉]。於是就開始了這個科學少年憑藉天賦來拯救蒸汽科技發達的大英帝國的故事。

觀眾是會覺得,電影的故事或者並非是關鍵,反而是少年的熱血和勇氣,以及在蒸汽高度發達時世界所可能的模樣會是多麼的瘋狂。

遠去大西洋對岸的爺爺和父親無所音信,卻寄來了一封書信和一個奇怪的鐵球,同時也招惹來了幾個神秘人要搶奪這個鐵球。這些神秘人為了得到這個鐵球,更是出動了奇怪的機器行動裝置來搶奪。以為這背後是大財團的陰謀?卻不知搶奪事件背後是那失去音信的父親,而父親為了所相信的發達科技不惜毀了自己的容貌和身軀,甚至成為蒸汽浮空城的控制機關一部分。少年為了拯救自己的父親和爺爺,不惜以身犯險改造那枚鐵球成為一噴射飛行器,在危難的戰場上穿梭。

觀眾是真並沒有為這樣的故事有所感動,反是為電影當中的巨型城市那個利用蒸汽科技脫離大地漂浮在空中而感覺奇妙,整個巨大城市因為精妙的蒸汽壓縮技術而使得支撐起城市變得有可能。

在故事之後,電影製作人員名單字幕升起時,主角們的命運還在繼續,發達的科技帶來更慘烈的戰爭,勇氣並沒有戰勝人們不可滿足的慾望,導演是悲觀的,起碼從這樣的後續命運來說是這樣的。

周六, 五月 12 2018 » » No Comments

極客 – READY PLAYER ONE

ACG同好在看電影時,應該會有更強烈的共鳴吧,能在當中看到自己所曾經痴迷的人物形象或元素於其中,而後可自豪地分享當中的這些出場細節背後又有著怎樣的故事。但是否沒有了這些前設條件的話,這電影的樂趣就會被削減一大半?

作為一自認是Geek不合格的ACG同好觀眾,會不屑於那些為了湊熱鬧而進場的觀眾,會自以為是地覺得這電影是導演給Geek所拍攝的,箇中的樂趣就猶如是彩蛋般存在。如若足夠的Geek則能夠發現每一個橋段、每一個場景、每一個角色背後所肩負的隱喻與致敬,就猶如電影中全世界人們所競相爭逐埋藏在遊戲中的寶藏,是需要對遊戲[綠洲]的作者有足夠的熱愛和痴迷才能發現當中的秘密。Geek就如那批首先挖掘出寶藏秘密的玩家,而普通的觀眾就如尾隨首批發現才當的那些玩家。

這個就譬如在電影高潮大戰時,RX-78-2從天而降與機械哥斯拉大戰,哪怕觀眾是被預告劇透了這出場也還是會為之振奮,這是樂趣,給高達迷的禮物;而另外,第一關卡中的機關巨怪,有恐龍、有金剛,第二關卡進入電影院有[閃靈],這又是給影迷的禮物。而更多的小細節小心思和小出場,都覺得是給Geek們接連不斷的禮物,觀眾是會覺得這些挖掘樂趣是缺乏Geek文化的國內所未能完全享受的。

周一, 四月 30 2018 » » No Comments

巨人–THE BFG

THE-BFG

其實,小孩子遇上神奇生物,並開始了他們冒險故事的套路,跟導演以往的作品都有著如此強烈的似曾相識觀感,譬如和外星人的神奇故事。於是在這個故事裡面,是孤兒女孩午夜被善良巨人綁架,更在巨人島上看見神奇的巨型夢之樹,採摘到自己的美好夢想,更捕捉到兇殘的噩夢。但他們要面對的,不是外面無所畏懼的大人們,而是專愛吃人的強壯巨人們。

電影的故事和情節推動大概是老生常談的,但在畫面詮釋上,塑造出來的奇幻巨人島世界(尤其是穿過湖面的倒轉世界,奇幻的巨型夢之樹)是叫觀眾動心讚歎的。雖然這些活潑的“夢”就不過猶如螢火蟲那般,圍著巨樹飛躍攢動。

其實在電腦動畫技術如此發達的好萊塢,塑造出華麗的奇幻世界外,結合到鏡頭的運動會使之如此動人。尤其在追夢,在BFG屋裡的搗亂和躲藏,單一個鏡頭穿過場景中的道具所塑造的畫面,會是神奇的。

但,這樣的故事,於觀眾而言,實在太童趣了,前期鋪墊實在太平淡沉悶了,有限的人物有限的場景,有限的衝擊矛盾,哪怕畫面結合得如何精緻奇幻,其實也是乏味的。雖然通過對Mark Rylance動作捕捉所造出的BFG是那麼的和善,尤其是那雙眼,實在太好看感人;但與他配戲的小女孩實在太出戲刻意,表現痕跡故作可愛都讓觀眾難受,尤其重複喊“B-F-G”,實在觀感聽覺雙重難受。

周一, 十月 17 2016 » » No Comments

復仇–THE REVENANT

THE-REVENANT

其實所有復仇題材電影該都最終回到一個結局:然後呢?

是仇恨將他從鬼門關救了回來,但代價是他兒子,是他的老闆,是他的救民恩人。有時候為了復仇,會衍生出更多的仇恨。然後,復仇的獵人會被其他仇人復仇殺死。

仇恨並非無來由,因為有所牽掛,固然會為之爭取,親人如是,金錢也如是,不過為了討得心中的安穩。我殺了你的兒子,你又何嘗不是將我的勞力所得付之一炬。既然都是作惡,結局的差異就在於你曾經為善,而我要遭受你作善所獲得的回報:我並沒有死在你的刀下,而是死在那些我們的共同敵人,印第安人的手中。

其實電影的的情節不能再簡單直白的,就都不過是自然界的弱肉強食,於是花費大量的鏡頭來描繪那天地蒼茫,那嚴苛雪景,那不屈不撓的仇恨。大力的賣弄着鏡頭以及艱苦的表演環境,以表現種種的悲苦天地人。廣角鏡為了天與地,特寫鏡為了悲苦人性,長鏡頭為了戰爭的殘忍和人性的貪婪……

但觀眾呢?看完電影後是一陣的虛妄,猶如已經將仇人殺死那般,看著鏡頭中的獵人,悵然不已。哪怕獵人已經經歷了如何艱鉅的環境,演員又如何進行了如何自虐的表演狀態,回頭來,都會是一種悵然而一籌莫展的虛無狀態。

周六, 三月 19 2016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