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化 – GOLDEN YEARS

可能在沒有如此應景的故事了,政府收緊對老年人的退休金發放,使得本來已經生活捉襟見肘的Arthur更是徬徨。而此時還遇上週末和朋友聚首的會所將要被集團收購,使得這幫衰老的老夥伴們失去了能夠定期碰面的地方。

話有說“趕狗入窮巷”,所指是有人所作為逼得他人無路可退最終引來奮身反撲的一戰,而於是這幫老人家在一次不經意的意外狀況下發現能夠致富的不義之途,更一發不可收拾在這路上愈行愈遠。類似的故事當然理解不過是一種給觀眾的意淫,能夠發洩壓抑心中多時對現實不滿的憤恨,但起碼真是能夠給到這樣的一個道途。

聽聞臨近的香港,最近發布了一政策,涉及到年齡在60~64歲之間的市民,提高的綜援領取標準逼得這年齡段的老人要重新進入社會開始工作。這政策的荒誕及無恥,竟然在官員的嘴臉下顯得是如此理所應當。如有能力可以工作,又何須申請綜援,這高齡的身體及社會的歧視現實,不也是在趕狗入窮巷嗎?而在往後想想,到觀眾年老而沒有工作能力時,可能也是被政府和社會強迫繼續工作呢。又誰讓社會老年化在繼續呢!

而要緩解老年化分擔政府負擔,將這些老人重新推向社會就是必然之舉的咯。年老的羅賓漢劫富濟貧的故事可能在不久的他日就要上演的了,反正時日無多,用自己那老邁的身軀去一搏翻身,還可能換來安逸的臨終時光呢,讓70歲還能繼續是黃金時代。

周五, 二月 8 2019 » » No Comments

留守 – 米花之味

觀眾甚為喜歡電影海報的一抹鮮黃,女兒牽著母親的手看向鏡頭,沒有話語在眼神中……單純就是一種淡然的美,就如這故事。

觀眾其實料想不到,留守兒童的情況具體是如何的,父母為了生計而離鄉背井留下孩子給老父照顧,而沒有父母在旁管束的女兒是各種叛逆。這表現或是因為缺少管束的原因,也有是要對長期離家的母親的一種報復。叛逆期的孩子總是如此的自我。在見證了女兒不斷闖禍搗亂爭吵的時候,故事中年輕的母親開始反思,不是反思自己的錯誤,而是反思自己是否還能夠與這陌生的女兒一起生活,還是否能夠教育好這女兒了,或者將這女兒留在鄉下帶時間來教育她長大,就如自己的過去那般。

電影其實帶出了留守兒童的問題,這些孩子在落後的鄉下裡自生自滅,雖然能夠有衣穿有飯吃,但缺少文化的束縛讓她們就如放肆的野雀,野蠻生長。

直到生死在他們身邊發生時,觸動心靈的漣漪開始泛起,孩子們開始感受身上所擁有和所失去而渴望的。母女二人兩雙筷子,在油鍋兩邊合理炸起了米餅。而為了祭祀山神,母女二人闖入了石洞內,在水滴下落發出“滴滴”響的同時,跳起了祭祀的舞蹈。

現狀未必會因為一段舞蹈而會有明顯的變化,但一種恬靜在此時透過畫面傳給了觀眾,雖然觀眾對所看到的故事和現狀原來是那般無力。人類社會的發展就是如此殘酷,不存在神明的保佑挽救,卻是靠內心的信念來苦苦掙扎。

周三, 二月 6 2019 » » No Comments

死亡 – UNNATURAL

UNNATURAL

總會有很多事情讓自己料想不得,譬如又會選擇來追看一部日劇,是一發不可收拾地為這劇集的故事所吸引。當然,這選擇是因為打開電視機後百無聊賴的操作所得。

講述在厚生勞動省新設立的『不自然死因研究所』,會解剖在不自然死亡的屍體,從而發現在身體上所留下的關於事故的蛛絲馬跡。

觀眾說不上對懸疑劇有多麼大的鍾情吧,起碼觀眾膚淺的覺得懸疑劇該是有推理元素,而此劇的此元素貌似還沒有很多。反倒是會在提供了諸多推斷結果之後,再會有翻案推到重來的事情,而讓事情變得愈加揪心。開場第一集恰就是表現此特點,從國外歸來的員工離奇死亡,當都以為是因為在國外感染了病毒而死亡,並將這病毒帶回過導致傳染了其他人也死亡的時候。存在於屍體上的跡象會如申冤一般請求研究所人員能夠為自己正名。

是的,整部劇集很多時候都是以這種看似直白的答案,而其實這答案卻給當事人或死者造成錯判,使得他們的身邊人也受到牽連。在日本社會的文化內,那種不願影響麻煩到別人的想法深入骨髓,哪怕情況是親人離世了,也要為他們所造成的社會影響而愧疚不已。而『不自然死因研究所』的存在,或者是為了死者,又或者是為了生者,讓他們可以得到公正和尊嚴的離去和繼續,也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和裁決。

劇集基本是一集一個故事,會有故事相互串聯的元素,但其實是為了讓主角們可通過連續性的呈現而更得立體可信。當中,一個男孩為了戀人而向殺人犯捅刀最為讓觀眾振奮,因為他是表現出以惡懲惡的結果。男孩在戀人的葬禮上眾目睽睽之下,將虛偽的殺人犯推倒,殺人犯狼狽不堪,當眾人都勸阻男孩這是無濟於事的舉動時,那種愛人一去不復返的怨恨足以讓這話語化作虛無而讓自己動刀插入虛偽的人身上。這一改那種聖母而政治正確的橋段,當櫻花飄落,心死的男子立於樹下,米津玄司的[LEMON]唱起,所有事情一併匯演,悲愴因然而生。

悲傷嗎?悲傷。這悲傷會是你所不察覺的,為人母者所作出的任何教育訓示,所影響到的不單是她的孩子,更會影響到這孩子成人後所擦身而過的人們。這孩子會因為所曾受到過的傷害而反過來傷害其他人,用其他人來撫慰自己內心所曾失落的關愛,來完成他的一份殘忍的拼字遊戲。

有時正義,並不是通過呼喊口號來實現的,不是通過耀武揚威來揮展的。一個故事,能夠打動人心獲取觀眾共鳴的故事,能夠讓觀眾看到對未來的希望對這個國家的希望,則能夠讓觀眾能夠對之產生期盼與堅持。這或是強國的創作者至今都未醒悟或未能做到的事情。

周日, 十月 7 2018 » » No Comments

罪人 – 闖入者

RED-AMNESIA

觀眾是何其歡喜看王小帥的電影,一來當然是觀眾歡喜導演的外形而愛屋及烏啦,二來則是導演的作品所圍繞的傷痕是發人反思追討的,以所曾熟悉的年代場景來表現一個年代的悲傷,箇中的悲傷是小人物們的無奈和原罪。

老婦晚年喪偶,進來總是接到一個無聲電話,而喪偶的精神狀態讓她疑神疑鬼,以為是惡作劇、以為是討債、以為是老伴回家,以及那個曾經迫害的人的追討正義。是的,老婦跟丈夫當年在支援三線建設時,為了能夠拿到回來北京的機會,不惜做出揭發工友的事情,好讓小兒子能夠在出生在北京,回到自己的家。這事情成為了埋在老婦心中的秘密,一直不為人道,除了當年同在三線建設的工友們。他們就一直留在那邊遠的工廠,而因為經濟建設發展,原來叫囂不停的機器都逐一停了下來,宿舍和廠房都已人去樓空,就如那一段衰敗的過去,逐漸為人所忘記而不知。

觀眾也是因為這電影,才知道這麼個過去,也還是計劃經濟所導致的連串的人性悲劇,以及為此而造成的家庭慘劇,和排遣不去圍繞後代的詛咒。

當年受到舉報而留下的工友,他家裡一直貧困,拉扯大的孫子在前幾天失踪了。觀眾於是聯想到了,電影平行蒙太奇所記下的是一個男孩,他殺害了一個老人,然後在他的家裡肆無忌憚地搗亂和佔用。是這個男孩嗎?他是要來報仇的嗎?

當謎底揭開時,結局是悲劇的,老婦是闖入者,他打破了一個困窘家庭的苦苦掙扎;她也闖入了兩個兒子的家,她作為母親的“使命”束縛着兩個兒子的家庭和生活。男孩必然是最貼題的闖入者,他闖入了獨居老人們的家,他闖入了秘密的謊言,也闖入了那口廢舊的窗戶所框住的世界。

 

周三, 十月 3 2018 » » 1 Comment

動盪兒女 – 邪不壓正

要說姜文的電影,從什麼時候開始成為了他太太周韻的頌歌,所曾被讚譽的指桑罵槐又是否是無心之舉。民國三部曲後兩部接連的與觀眾出現錯失,是否也有所說明導演和觀眾之間出現了一些誤會而不自知的。

故事實在簡單而直接,但因為導演的個人風格加持,依舊使得簡單變得不簡單,他的那種單口相聲般的對白,氣都不見喘的對話,於觀眾而言是有審美障礙的,實在有點膩煩這種有種耍小聰明的手法。但導演在美術上的考究依舊是讓觀眾心悅誠服的,北平藍天下,在樓頂上穿梭的無名俠士是散發出別有一番的俠義氣慨。電影完畢,觀眾可能不會記得故事的點滴,反而會被當中蒼穹之下碧綠房頂所吸引。會嚮往像男主角那般在樓頂之上飛奔跳躍,如履平地,會以為那是那個時代的俠義豪傑吧。

在動盪時代,所有卑微和偉大都糾纏不清。無論是多麼偉大的宏圖偉略,背後都隱藏了讓人所不齒的圖謀;又無論所曾經多麼的怯懦卑賤,他日都將迎來拯救萬民的偉任;又無論身體如何殘障命運如何多舛,在大是大非之前那都成了原來束縛雙腿的支架,為了能讓自己能跳得更遠跑得更快而給予的考驗。

周日, 八月 26 2018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