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 – 快把我哥帶走

看罷電影,觀眾認為這由漫畫改編來的電影,完全是一對當下二胎政策的推廣呀~闡述着二胎政策之下,孩子們是如何相互關愛扶持,在父母作選擇時又是在當中如何發揮出決定性作用。

其實是看過動畫原版,會覺得較之動畫中的日常,這電影所敘述出來的故事則只是如一命題作文般,直白地說了個意氣之下的一句“快把我哥帶走”後所實現的願望,你的哥不再是你的哥而是別人的哥,此時才會感受到過去有一個哥哥在的時候是多麼幸福,那些曾經被自己所厭煩的捉弄原來都是那麼有趣,哪怕是被欺騙隱瞞也是因為自己是箇中人被蒙在鼓裡而已,那背後都是美好的動機……這改編是否太正經而有導向意圖了。難道不是應該要實在詮釋“快把我個帶走”這兄妹日常互動來得有趣嗎?難道真有人會相信兄妹之間是真有愛且互相關懷為了父母離婚後能夠讓對方得到更好的生活而做出犧牲選擇?

這改編得也太政治正確而乏味了吧~難道會以為獨生子女們真會因為所不曾感受過的兄弟姐妹相伴而對這樣的故事產生感動嗎?

周日, 三月 3 2019 » » No Comments

新娘 – 魔法使的新娘

這種故事甜膩的動畫,看著也是真叫觀眾膩煩的,尤其是當女主角是這種無腦無口無神的聖母時,尤讓觀眾心煩……哪怕製作多麼精良鮮麗,魔幻的世界之中是多麼的奇妙異趣,所認識的人物之間有多麼沉重的羈絆。而這些,都會因為主角智世作為『夜之愛女』而被簇擁糾纏在一起,到底都還是因為主角光環。其實是明白,動畫是要講述在這樣一個世界裡,這些都是因為智世的所在而讓這些精靈、妖精、鬼魂、龍、人……之間學會如何愛人、如何愛自己,感受世間中的悲歡離合。但這『夜之愛女』的存在感且意義又是否重要得讓觀眾覺得她就是這個世界的答案呀,哪怕偶爾她是無力的。

這就不過是少女愛情動畫所包裹著的熱血少年呀,哪怕主角是“新娘”。

母親因為忍受不了自己因為丈夫和兒子的離家出走而想殺死女兒的罪孽,選擇跳樓自殺,這個繼承母親能夠看到世間所不存在之物的女兒就此淪為被親人所嫌棄的存在,最終成為拍賣品,被頭顱是骷髏骨的魔法使艾利亞斯所買下,成為這奇異生物的徒弟和未婚妻,在倫敦邊郊外的別墅裡認識魔法使的世界,踏上自己的『魔法使』之路。

這樣的魔法使之路,在艾利亞斯的帶領下,原本已經放棄自己作為人的存在的智世,開始感受到周邊人們所帶來的關懷,重新面對曾經糾纏自己內心的悲慘身世,反哺那些所曾認識的人們。更給予作為不為世間所容納的艾利亞斯以“愛”。

而另一讓觀眾煩厭的原因,想來會是艾利亞斯。如此“忠犬”存在的骨頭,竟然傾心聖母喪女,他的力量是多麼的強大,他的“朋友圈”又是多麼的華麗廣袤,為何就要被喪女所折磨,為何就要甘於忍受喪女所帶來的各種危機,為何就要面對過去自己所不善處理的各種關係羈絆……

所得到的答案,或者就只有:新娘=瑪麗蘇,吧!!

周日, 四月 1 2018 » » No Comments

死後世界 – 與神同行

在盛讚之下,對電影是有所期待的,然而一再的歷史證明,觀眾與盛讚很多時候是矛盾的。且再因近期所觀看的諸多電影或動畫,都是與”地獄”這題目有所關聯的。哪怕真發生期待落差,題材而言也算是豐富了對”地獄”設定的認識。

會欣賞電影開場的直接,毫不拖泥帶水作鋪墊,開始就將主角消防員金自鴻因為救人而墜樓犧牲帶出,而後就在三位地獄辯護人的陪同下在地獄開始7場審判之行。電影其實有著原著漫畫的加持(或拘束),所以對於觀眾而言,偶爾出現的關於三位地獄辯護人過去的閃回,是會有些突然的。這”突然”的情況,更有是出現在”隊長”江林要回到人間抓住和金自鴻有直系親屬關係的冤死鬼的一條故事線。其實整部電影可以理解為三條故事線,金自鴻的地獄審判和江林追冤死鬼是平行進行,而在對金自鴻進行審判時,挖掘他的過去以及他短暫人生中所背負的人倫悲劇,則是第三條線。

於是,觀眾是會被這三條線的相互穿插所影響的,單純從觀看故事而言是會被騷擾的。尤其是追捕冤死鬼的故事線,觀眾而言其實是不明白存在意義的。尤其是帶出弟弟是如何冤死而牽涉出的兩位兵團同伴,由都暻秀所飾演錯手殺害同伴的士兵,觀眾看得最是痛苦,人物的窩囊演員的蒼白,再加上飾演金秀鴻的演員容貌,兩人同場時都是讓觀眾聯想起另一部電影「哥哥」,也就愈加之讓觀眾在觀看這一條故事線時會被影響觀影情緒。

這種觀影情緒,就是一種厭煩角色犯傻的情節。或者會為了推進故事製造矛盾,角色的性格設定上都會出現犯傻的情況,而這犯傻還會被提早立旗要告訴觀眾,尤其是解怨脉誤將真相告訴金自鴻的犯傻。當隊長離開再三叮囑時,觀眾就已經預知不妙。

除卻故事而言,畫面視效是華麗的,尤其是對地獄七界的刻畫。

周五, 三月 2 2018 » » No Comments

地獄 – What Dreams May Come

人死後會前往何方?是失去軀體般的僅存心智漂浮在現世,還是墮入地獄在苦難中徘徊,抑或是升上天堂沈溺在沒有苦難的世界?電影倒是給了另一個解答⋯⋯故事根據Richard Matheson的小說改編,在受到子女同在交通意外死去的悲劇之後,丈夫也在之後的又一場交通意外死去,接連失去親人的噩耗讓留在現世的妻子徘徊在墜落地獄的邊緣。

電影通過丈夫的角度,來呈現人死後的世界。觀眾會欣然接受這”世界”的設定,人死後是會墮入到在世親人和自己所塑造出來的世界,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樣的,取決於離世者的心,所以觀眾看到丈夫死後的”世界”,是油畫般的壯闊華麗,那是妻子的畫作所雕琢出來的,這世界的一切都在油彩顏料的畫制下,踩踏在土地和花草上、沈浸在湖泊中,都會沾染上油彩。在視效處理之下,世界中的一切都如經過濾鏡般的披上油畫顏料的包裹,丈夫就如置身在油畫當中。觀眾相當喜歡電影對丈夫世界的刻畫,將繪畫融入到電影之中,有著兩種藝術形式交匯集結的美感。

妻子終於還是耐不住內心的愧疚感和孤獨感,選擇了自殺。而於是,她墜入了自己的地獄,被凋零包裹了自己,窩身在破落的家中,被悲劇的記憶所纏繞,完全認不出面前的男人就是自己的丈夫。其實確實,有時想,較之離世的人在世者可能更加悲慘,失去了伴侶而只有遙不可及的思念,和等待。等待自己也離開現世的到來,不在被思念折磨,而這,也是地獄呀。

觀眾在讀書的時候在電視上看到這電影的上映廣告,就為丈夫在自己死後的世界所吸引,為當中似乎充斥幻想的美好所吸引,當然也會有”所以為”的故事形成了⋯⋯

周二, 二月 13 2018 » » No Comments

哥德 – the Addams Family

關於電影,完全就是因為童年情懷的,模糊的憶記中,觀眾曾幾何時觀看過這系列電視劇,或動畫的,是被當中的古怪所吸引的。而當多年後,得知原來系列也曾有出現過電影,就對此抱有期待了。其實觀眾一直以為印象中的亞當斯家庭中的成員都是各路鬼怪而組合而來的家庭,什麼女巫、吸血鬼、巫婆和改造人之類的,他們居住在墓園和沼澤旁邊,完全就是黑暗濃罩著的莊園內,他們以自己的鬼怪習慣過著人類的日常生活,當中會鬧出各種的荒誕笑話。

亞當斯男主人與哥哥已失散多年,這一直纏繞著他,而近期一個女醫生將流落死亡三角洲的哥哥給帶了回來,但他似乎忘記了很多過去的事情,本應了然於心的事情他都說錯了,到底這個和哥哥有著相同樣貌的男人是不是哥哥,如果不是,那他到底是誰?

電影就是在擺著一種強烈的性格反差來形成戲劇衝突,看似邪惡的一家人本來應該狡詐聰明,但卻偏偏因為親情所欺騙,而蒙蔽了自己的雙眼,誤墮入愚蠢的詭計中。看家庭中的每一個成員都一副陰森恐怖的模樣,都會以為能夠使用邪惡的力量來害人生事,但其實他們就不過是偶爾捉弄一下鄰居,猶如受虐狂般的享受各種死亡實驗,又探討死亡的美好。當看到一半的時候,觀眾覺得應該和之前所看的動畫[coco]連在一起看會更能夠享受這種死亡與家庭結合的故事,在驚悚的外表之內,其實是溫情的感動。

而話說,整部電影,最印象深刻的該是那隻「手」呀,不能說話卻能夠和家裡的成員溝通無阻,在危難時起到至關重要的通風報信作用。好玩的是,它要告訴男主人關於女主人被捉走時,它用僅有的手勢來「說話」,而男主人還真如聽著他說話般僅通過他的動作來猜到所要說的事情,還吐槽它焦急起來會口齒不清。其實整部電影,實在太多這種煞有介事的正兒八經,哥德式的形象之下是純真呀。

周五, 二月 9 2018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