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 – 客途秋恨

觀衆有時會疑惑,自己到底是哪裏人?生在城市卻血自山野田間,幼時父親帶著回鄉,但鄉裏人的話語又是如此陌生地把觀衆隔離了開來。近年因爲家父都總會提及對兒子成家的期望,觀衆就總會言他來擺脫話題,就會提及家父當年對選擇背井離鄉在外讀書的想法是否後悔?

當年因爲失戀而選擇跟隨父親兄長遠赴中國,又在這個陌生的地方遇上愛自己的男人,並追隨他定居在異鄉,生下女兒,並和無法溝通對話的父母同住一屋簷下,這個日本女人就是這樣過了她的青春年歲,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在無法對話的家庭了度日如年地過著。

吳念真,看他的故事總是覺得能夠感受到一種人生的無力感,一如在這部電影中的母親,耗盡半生青春,等待著愛自己的男人回家,寄情在無法理解自己的女兒,緬懷已經錯過的昔日家族榮耀,總有一個錯過的後悔選項在她的面前。電影大半的篇幅在刻畫母親,當年在異國如何孤獨,後來在小女兒結婚而徒留曾經不理解自己的大女兒相伴時的無助,後來回到日本卻已一切物是人非,錯過的已無法追回地錯過。

其實今日再看這電影,客,除了是這日本女人,又何不是香港這彈丸之地呢?當大女兒回到廣州,將身上華服脫去換上樸素的衣著,回到祖父祖母身邊時,曾經最疼愛自己的兩老身旁時,會看到大時代潮流下小人物的弱小與隨波逐流。哪怕最後祖父在病榻上祝福孫女“不要對中國失望”,一種哀愁隔著熒幕也滿溢出來。香港,如此漂泊地輾轉在漁港小島到殖民地再到亞洲四小龍,再到之後要回歸中國的特區,一直都在漂泊不定。就如電影中的母親,失去了自己的家不斷地在漂泊。

周二, 五月 7 2019 » » No Comments

喪屍 – 今晚打喪屍

當年這電影在電台打廣告造勢似乎頗為充足,勢要拉來更多的觀眾入場看電影,而且還讓兩位男主角唱有一首主題歌,歌曲夾在電影畫面上真是相當有吸引力的,熱血又有火。尤其是那句在電影裡面的出場自我介紹”我地係天地雙龍!”

但當真的看到電影時,觀眾就摸頭了,這到底是什麼事?這電影到底是不是如要講給觀眾知的那樣,在喪屍橫行的時候,兩個本是遊手好閒的青年如何利用他們用身邊物改造出來的武器自救亦救人。不是呀!!!!它原來竟是要講香港當下青年如何自省如何殺死內心的心魔成為自己的英雄。好呀,就算是有著如此的中心思想,通過畫面和故事來隱喻背後的議題也是可以呀,也是能夠通過火熱的打鬥和喪屍滿城來讓觀眾沸騰呀。結果成品不是呀,竟然是一個不斷將角色推向”無聊”的絕望。是的,無聊。角色們看似身上都備有上好的角色特點能夠讓他們在喪屍暴動中倖存下來,但結果卻是被各種婆婆媽媽所纏繞牽絆,竟然還如8點半師奶劇那樣陳腔濫調。

預告裡面的打鬥場面,竟然就都已經在預告和主題歌mv裡面出來了,正片就已經沒有更多了。而原來裡面更多的設定都不過是設定而已,沒有意義的呀。看完電影會覺得,其實電影裡面的動畫反而比真人參演的部分還要精彩好看呀⋯⋯難道,動畫部分才是正片?真人演出部分就不過是肥龍在衝破內心膽怯時的心理鬥爭而已。

如果真這樣說的話,好囉~~

周三, 一月 16 2019 » » No Comments

涼薄 – 任你行

看罷這本散文集,讓回想起過往所看過為數不多的香港作家散文,會有種印象:涼薄,而現在尤見於此。所謂”涼薄”,大抵有種冷血而薄情的情緒,而《任你行》所收錄的散文所記載的事情,都會讓讀者感覺得一種旁觀者的冷漠態度於其中,樂於在孤獨當中。

書中每一章都以林夕所填詞的《任我行》中的歌詞分節,

世上有多少個繽紛樂園
從何時發覺沒有同伴不行
曾迷途才怕追不上滿街趕路人
從何時怕遙望星塵
等遍所有綠燈 還是令自己瘋一下要緊
為何在雨傘外獨行
可以任你走 怎麼到頭來又隨著大隊走

讓讀者有想法在翻書時何不聽著歌來進行,哪怕是repeat一首歌同樣的歌詞幾十次。是會厭的,但這是個美好的閱讀儀式呀。而每一節章散文都圍繞著這句歌詞,尤覺第二章,當中的都闡述如何享受獨處,冷眼看”陪伴”。也正因為第二章”從何時發覺沒有同伴不行”開始,會覺得整部書中的一字一句都瀰漫一種冷眼旁觀的淡靜,這種”淡靜”,是沈溺享受於孤獨中的。所以才會觀察在社交工具故障不能使用全城恐慌時,會以思想者的角度來看待;會在大時大節抱歉於沒感恩於好友的善意相伴;會為當下社會的浮躁急促而感乏力和常態。

是會覺得,作詞人於作者之間,所不同的在於是否背負有角色身份。作詞人,往往將自己飾演為詞句中的主角,字句訴說內心的悲喜;而作者,則回歸到自己,卸下妝容掩飾,有時當中的真實,會讓讀者感覺疏遠。所以涼薄。

周五, 三月 23 2018 » » No Comments

媽媽 – 大手牽小手

SHOW-ME-YOUR-LOVE

關於“母親”的題材電影是觀眾所不能夠輕易去碰觸的,猶如是會被啟動開關般,將不曾啟動過的感觸涕零觸發。觀眾在看這電影的預告片時,就已經不能自已地被輕輕碰觸了那開關。尤其是鮑起靜對母親角色的演繹,實在駕輕就熟得能夠穿過熒幕就刺中了觀眾的內心,使得鼻子一酸。

其實較之預告,全片是略顯那麼些微的冗餘,觀眾甚至覺得其實完全都不需要著筆墨去講述母子矛盾關係的前因後果,單純講述生離死別就已經能夠讓觀眾感動不已了。

媽媽有兩場戲:一,讓兒子舍下自己在老人院所說的氣話,“你走啦,希望來生我還可以做你媽媽。”母愛的偉大,在於會將一切都背在自己的肩上而不捨孩子受到絲毫傷害;二,臨終在病床讓兒子轉過身去一分鐘,“……一分鐘”這一句話,媽媽所用盡全身力氣說出讓自己背過身去而不捨看著自己離開,這三個字的台詞演繹得那麼沉重,感情之濃厚,演繹之複雜,足以讓觀眾第一次感受到因為看電影而哭是怎樣的體驗。

兒子也有兩場戲:一,為了要圓滿曾經給予媽媽要實現她願望的諾言,而在酒樓裡唱起蹩腳的[每當變幻時],是有些微刻意的蹩腳,但在歌詞及原有的旋律之下,還是會被感動到,還是會念想到自己也是作為兒子的所作所為,還是會想到歲月變幻的殘酷;二,在媽媽臨終病床邊,強忍著悲傷說出如孩童般的話語,這話語或是撒嬌又或是悲痛。但真的感同身受。

媳婦也有一場戲,是要彌補在結婚時未能給婆婆遞茶的遺憾,觀眾覺得王菀之在這一句是那麼的真實而可信,會因此相信她這個媳婦的演出是真實的。

而其實說道的這些,在預告片中都是作為精華被告知,全片就不過是將這些精彩的場景以前因後果串聯起來而已。但,觀眾就是被感動到了。

周日, 十二月 3 2017 » » No Comments

而立 – 29+1

29+1

俗話說“三十而立”,於是三十歲就成了那些人的大關,這三十歲就猶如什麼大難或大喜,需要慎之又慎地對待。而也因為有了這個概念,才有了這電影的出現,其實又該說,是舞台劇的出現,這電影本身就是改編自導演自己的自編自導自演的舞台劇。舞台劇本身就只是一個獨角戲,通過一人演出,來呈現女性在三十歲前的種種徬徨不安。

當時在電影院上映的時候,是會因為在香港那邊的好口碑而有想法要去看的,但終究會因為是自己一個人去觀看一女性題材電影而缩步。而且30歲這事情,於觀眾而言也是已經遙遠到可以被忘記的了,因為長期居家啃老,沒有女主角那種在職場拼殺往上爬的壓力,因為長期鰥寡獨身,沒有女主角那種在男女情感關係中的矛盾。而且,觀眾也因為自己的一切都是滯後於他人的,除了年齡之外,心智、經歷、感悟,似乎都比旁人要慢上一個圈的距離。沒有煩惱,因為煩惱都是他人的存在而給予的,所以“他人即地獄”。

但觀眾是以為這電影是感動的電影,是能夠碰觸到觀眾內心軟弱部分的。因為故事的內裡還是想要告訴觀眾,別跑得太急,待因為發現跑得太快而把原來所習慣的一切都甩在身後而失去了他們時,就一切都太遲了。30歲,面前有著很多的成功在等待著,但身後也有著很多的珍惜在懷緬著。是要積極迎難而上,抑或原地踏步滿足當下,每個人都會有著自己的答案。並非黃天樂就是幸福的,歡笑的容顏是否只是脆弱的保護?並非林若君就是悲慘的,傷心的現實是否只是堅強的疏忽?其實觀眾會更加樂於感受的是開場時候,表現林若君在30歲之前的種種矛盾與手足無措,她所習慣及獲得安全感的當下,也是讓她壓力重重而會以為30歲會是一個難關的當下。但,其實作為過來人,30歲,就只不過是一個數字,只不過是一年,更只不過是浩瀚宇宙當中簡直不值一提的單細胞,哪怕於當事人而言,30歲,會是整個世界。

會過去的,30歲會過去的,哪怕不想面對它的到來,因為之後還有40歲,還有50歲,還有60歲,更可能會有70、80、90歲,甚而100歲。

周日, 七月 23 2017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