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於自我 – The Greatest Showman

完全可以認為電影也是在說一個大話題:忠於自我,承認自我,無論自己是怎樣的人,在什麼的階級、擁有什麼的身份、是什麼樣的容貌,所應該做的是接受這樣的自己,接受自己的缺陷、接受自己的不足、接受自己的所愛。這甚至可以延展到同性戀的自我認同,而且從演出陣容而言,觀眾也覺得這是在以一種世俗的表演來給予並不世俗的人們以安慰。

只是一個低下階層的小孩,因為愛上富裕的大小姐,而努力上爬,以各種手段來獲得大眾的認可,哪怕這”大眾”是三教九流之士,又或者只是普通百姓。這手段是組織一隊馬戲團,通過他們的表演來給予觀眾們愉悅,哪怕這些愉悅難得大雅之堂,起碼在美國這虛偽的自以為高端的社會來說是不齒的。

馬戲團集合了各種奇人異士,他們或者出身低微、或者身有殘障、或者為外人看是相貌古怪的。但他們還是表演了讓全城所鼓舞的馬戲演出,哪怕當中會偶有謊言或者誇大其辭。只是,人心是奇怪的事情,吐氣揚眉也並非於人人來說是善事,因為會讓人因為一時得志而忘記了本初,忘記帶給自己所有的因由是那些為世人所不齒的夥伴們,當他成功之後,他也如其他人那樣將這些”醜陋”的夥伴捨棄,妄圖遮掩”醜陋”。

其實觀眾在觀看的時候,會想到另一部的動畫電影「歡樂合唱團」,總覺得人物的結構太相像了,團長所做出的一切的本源其實都可能因為一些自私而陰暗的原因,最後他們失去了所曾經擁有的繁榮後,所拋棄的夥伴並沒有棄他而去,而是哪怕環境如何的不濟都願意於他同甘共苦撐下去,只是本片的團員們因為在馬戲團獲得了認同和歸屬感。是的,忠誠的原因有時就是那麼簡單,團體所能夠給到他們的歸屬感。

就認為這是一部歌舞片吧,也實在沒有比”馬戲團”更適合配合上歌舞片的形式了,當然不說第二男女主角那一場空中飛人互訴衷情是有多麼華美精彩,團隊建成時歌舞片與馬戲團表演的無縫結合實在絕妙且恰如其分。只是覺得作為電影而言,有點浪費了擁有這麼多豐富人物素材,如果對每一個成員都能有所筆墨來刻畫描寫,而在一些團體歌舞時都分散予他們表演鏡頭,那種鼓舞和感動覺得更會滿足。

團員們在馬戲團大樓被燒毀時仍因為團隊所能夠給予的歸屬感外,更覺得是能夠給予安全感,做自己的安全感,不需要對自己的容貌有自卑,不需要遮遮掩掩自己的本真,忠於自己。

周三, 二月 28 2018 » » No Comments

家人 – COCO

COCO

當家人與夢想在面前需要做出選擇時,必須捨棄一方才能守護另一方,那該怎麼選?是要盡到作為一家之主守護家人的責任,抑或是為了自己的夢想而舍家人而去?

動畫在開場講述前因時所用到的剪紙敘事,有意思且又有美感,使得這個鋪墊不致沉悶枯燥。其實又是會讓觀眾關於“COCO”這片名的疑問一直縈繞,這到底是人名還是可可豆?在剪紙連環畫結束後,答案也揭曉了。但其實COCO並非作為主角,為什麼會作為電影片名這高度存在?疑問就繼續了。

動畫鮮有地將一個抉擇擺在一個小男孩面前,他要因為家庭的禁忌而放棄自己所一直喜愛的音樂嗎?而偶像的話語又是如此具有力量,讓小男孩可以不惜舍家人而去更犯下盜竊之罪來實現自己的夢想。在情節的鋪排上是相當有意思的,一環扣一環緊密相連的,小男孩的抉擇都是因為上代人的話語所影響,當隨著劇情的推進,觀眾就會發覺這些影響是理所應當但又矛盾的。抉擇,往往也是讓人矛盾而糾結的。

小男孩錯誤地進入到亡靈的世界,這也正呼應了故事所發生的地點墨西哥。

墨西哥有這麼個傳統節日,亡靈節。在世的家人為了來年得到先人的保佑,會進行一番的慶祝祭司來讓逝去的家人可以回家過節。動畫就帶出了再深一層關於亡靈的描述,他們死後所存在的亡靈世界,繁華熱鬧,並不見得陰森恐怖,反是燈火通明夜夜笙歌。而在亡靈節當天,他們會因為家人將自己的舊照擺放家中得到召喚可以走過花瓣橋回到家中。但如果家人沒有對他們祭祀同時也慢慢遺忘他們的時候,亡靈就會真正的離開這個世界,煙銷魂散。

小男孩發現自己的偶像竟然是自己的太爺爺,更是堅定了自己的夢想,在亡靈的世界哪怕是遭到太奶奶的要挾也在所不惜。在尋找太爺爺的祝福的同時,也遇到落魄的同伴,他希望能夠在女兒忘記自己而消失於世之前,能夠再見到女兒,因為自他離家追夢卻客死他鄉之後,就再也不曾見到自己所愛的女兒了。

作為有一點觀影經驗的觀眾而言,這種橋段設置都是能夠讓觀眾跟隨着故事料想到往後的情節及人物關係變化是怎樣的了,能夠讓觀眾喜愛且感動的,就又是電影在處理這些被料想到的情節是如何鋪設的。家人們化解誤會合力衝破難關最終戰勝邪惡得以團聚,這就是必然的了,但爭分奪秒要挽回COCO對爸爸的回憶而利用家人們所仇恨的音樂來拯救太爺爺最終的團聚一刻,就始終是那麼的感動。

於是在COCO耳旁唱起那首[Remember Me]時,稚嫩的歌聲與衰老孱弱的歌聲合唱起來的時候,感動在心頭洶湧,“記住我,記住我,記住我……”可能,這是愛最卑微的懇求而又如此珍貴摯誠,所能留給離去者的,就是對他們一直的掛念。

周六, 十二月 2 2017 » » No Comments

iPod – BABY DRIVER

BABY-DRIVER

觀眾覺得,這篇記錄完全可以將OST的曲目羅列出來都可以完成的了,過多話語都實在是多餘,會喜歡這電影的觀眾,不都是因為當中幾乎不曾停止播放的音樂嗎!甚而觀眾都覺得,導演就不過是因為自己的iPod list而創作出這麼的一部電影,根據所選出的歌單,然後根據曲目來編寫故事,然後編排分鏡,調整劇情,安排鏡頭調度和表演。

其實觀眾本應作為導演的忠實影迷,會對導演的作品表示百分百的支持。但,不知道是因為觀眾對導演的痴迷點實在有限——GEEK文化,又抑或是對車的感覺實在幾近於無,所以當觀眾在美好的觀影環境之下,卻沒能夠享受到導演所傳達出來對音樂的鍾情,想要通過電影的飛馳疾速來分享自己的心愛歌單,訴說成長過程中所接觸的音樂載體,卡帶、錄音/混音、iPod、iPhone車載播放,逐一展示來喚起各位觀眾的共鳴。

很有共鳴很感動是嗎?BUT, EXCEPT ME.

主角BABY從開場就戴著耳機聽著iPod所錄入的金曲精選,來迎合自己在飛速駕駛時候的節奏快感,不過其實也是為了讓自己因為聽覺殘缺而進行集中的方法,不過這方法聽來也是挺酷炫的。全片各種飚車飛馳自不在話下了,各種高速切鏡都是很推進腎上腺素分泌的。BUT, EXCEPT ME.最讓觀眾覺得酷炫的,其實是開場第一樁之後,BABY前去買咖啡的來回步行路線,一個長鏡頭下來,伴隨BGM的節奏來運動著身體,這是觀眾對於這電影的唯一記憶點了。

其他……其實觀眾也並沒有聽好多歌了啦

周六, 八月 26 2017 » » No Comments

吹奏 – 吹響悠風號

Sound-Euphonium

其實每每看京都的校園動畫,都無疑是在給自己割疤,當中太美好的青蔥故事映襯出當年觀眾自己那蒼白乏味得只剩下上學放學考試考試的生活。要是曾經也擁有如故事當中的社團生活,那麼當歲月往矣,又是否能夠有不一樣的歷史成就不一樣的自己呢!

同樣是關於音樂的故事,有別於《K-ON!》的五人小團體活動,這次的故事則是牽涉有數十人的陣容,雖然主角是四人配置,但這四人主角身旁的演奏部數十位同學卻異常的立體鮮明,使得這個故事及關於主角們所在演奏部的摩擦都更有說服力。但又因為是四人主角的設定,總難免會讓觀眾聯想當年《K-ON!》的四位女生們。而且校園動畫所必然的入學、團體活動、相約外出、廟會等等的橋段也不能免俗地繼續上演;而夥伴之間的猜疑、同時愛上一個男生,對愛情遲鈍的領悟,女孩子之間曖昧的情誼(明顯是故意言之不明)關係也繼續上演著。

種種的設定其實都那般的熟悉,但結果又被帶來不一樣的觀感,就是因為演奏部關於音樂的呈現。較少接觸以純音樂演奏為主題的動畫,因為覺得兩者氣質相差太遠了,但時至今日,這種偏見明顯已是不合適的。於是當同學們從陌生到熟悉,開始合奏一段熟悉的選段時,觀眾似乎也被潛移默化地影響到,像是也開始對管樂演奏有那般輕微的興趣了。尤其在甄選的兩話中,兩個同學的分別演奏,觀眾也似乎真能聽出當中的差距了。

這也真是一次美好的收穫。

周五, 七月 10 2015 » » No Comments

舞 – MRS. HENDERSON

MRS.-HENDERSON

如不是Bob Hoskins的遠去,這部電影也不知何時會有衝動進行觀賞,雖然它有著太必然的理由於其中吸引觀眾作觀看,但那霎那的裸露玩笑也不過一時噱頭。其中不是有著太嚴肅的主題於其中嗎!

喪夫喪兒之後的寡婦,買下了一家大劇院,她要給這城市一份禮物,一場又一場的表演。劇場建成了,有了劇場的管理者有了劇場的演員也開始有了觀眾,但女人似乎在這事情當中只是一個投資者般的身份。然而卻是這投資者想到在競爭當中引出脫衣舞孃的想法,也是她在戰火紛飛的環境中,依舊堅持劇場的繼續。

“戰士們要遠赴戰場了,但這些年輕的戰士可能在迎接自己可能的死亡之前,都沒有看過裸體的女人。”

一場場讓虛偽的觀眾都羞紅了臉的表演,本不過是一次次的表演交易,但當面臨大時代的時候,這一場場的表演卻成了鼓舞人心見證時代的歷史。哪怕戰火紛飛硝煙滾滾,劇院也屹立在頹廢的倫敦中繼續表演。與其說這是一個女人的堅韌,倒不如說是英國人那面對危難時候的樂觀精神。兩個年過不惑的老人,在灰濛蒙的天底下,在破落的樓頂上,一邊拌嘴一邊跳著他倆沒有音樂的華爾茲。

周日, 五月 11 2014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