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人 – Wild Tales

RELATOS-SALVAJES

一邊看電影一邊在心中念著“真是過癮!”嗯,故事的各種出乎意料而又理所當然,真是再有趣過癮不過了,那種以暴易暴的觀影洩憤情緒通過電影得到積聚發洩,尤喜歡第三、四的故事,暴力有餘衝突矛盾十足。

在被惡劣環境(他人即地獄)所迫害之下,普通人只能站起來拿起自己的武器,無論是飛機汽車抑或老鼠藥,又抑或是炸彈、刀或陰道,來捍衛自己,無論捍衛的是身體抑或是尊嚴,又抑或是婚姻愛情。電影片名的“荒蠻故事”,總無法擺脫地會將人物與野獸進行聯想,認為當中的人物就如被拋在荒野之上的野獸,不一定是凶狠的一類,也有可能是和善的一類,只是這些野獸被逼到絕境後的憤起反抗。

第三個故事沒有誰善誰惡,只是強者生存,奈何看似弱者也並非善類,最後抱在一起葬身新車爆炸,也不得不慨嘆路怒症的可怕後果。這一個故事之所以過癮,在於一次又一次的反轉,每每讓觀眾以為弱者會逃過劫難時,卻偏要將自己從原來的有利轉為不利的位置,其實這種同歸於盡的結局,都整整表現人性貪婪憤怒的原罪。

第四個故事,普通市民在政府機器壓迫之下所進行的一次有效反擊。一枚炸彈所掀翻的不是停車場的幾台被查扣車輛,而是市民壓抑心中多時的不滿,以及利益集團之間的矛盾。在政府機器面前,一個普通市民是無力的,但能夠知道利用輿論玩弄權術,卻能演化出力大無窮。雖然這衝動還是帶來了牢獄之災,但卻讓機器運轉零件鬧得煩惱不已,罵聲一片,卻又是另一重意義的大勝利。

兩個故事,都是一種以弱鬥強的安排,雖都並非勝利,但能夠帶得個同歸於盡也何嘗不是一件過癮的樂事。因為絕大多數的觀眾並無能如電影中的角色那般的反抗,但能夠通過電影角色得到共鳴而獲得洩憤,則是一次絕佳的觀影感受。

周日, 八月 30 2015 » » No Comments

父母 – Reinas

Reinas

幾乎要以為自己這是再看又一部的阿莫多瓦電影,這些熟悉的臉孔不都曾經在那位西班牙國寶級導演的作品中出現過嗎,而且也同樣是關於同性戀的電影。但在那種彆扭的千迴百轉的講故事方法上,此片確實是Manuel Gómez Pereira的作品,雖然在剪輯上有所心思地對時間順序進行跳躍剪輯,來鋪墊無謂的懸念(個人以為)。

三對同性戀愛人即將要踏入他們的婚姻殿堂,而在此前他們都邀請自己的父母前來參加。但雖然進入了所謂的新時代(一場未來姻親的飯宴戲中不斷強調新時代對這同性戀婚姻應保持開放態度),其實父母們都並非如嘴巴上所表現出來的那麼開明,內心中對自己孩子的不滿意和容忍壓抑心中,於是在婚禮之前,各種“事故”接踵發生。本來是雇主員工關係的單親父親和單親母親因為兒子關係而好上,雖然中途因為一些小誤會而讓父親失控對著兒子罵出“Faggot”;而兩個單身母親為了各自兒子的婚姻以及自己的爛事而搞的矛盾激發也只是小事一樁,最後兩個女人合作解決危機是美好的結局;最讓觀眾無語的則算是未來丈夫的母親竟然跟自己好上了,雖然自己這未來丈夫在婚禮前也有不忠,但這種丈母娘和“男婿”好上的橋段實在讓觀眾驚悚不斷。所以這也證明,男人不可信,哪怕他堅稱自己從來不會愛過女人也沒有跟女人發生過關係……當他們莫名其妙起來,會讓所有曾經的誓言變為廢話,一文不值。

總之,這歡笑背後,不忠偷情讓那幾對小情人們的愛情顯得如此可憐潦倒,不堪一擊。

周日, 十二月 23 2012 » » No Comments

母女 – High Heels

Tacones-lejanos

活在母親的影子下,無法感受到愛,只是不斷地去模仿母親以覓得母親的愛,與母親進行好勝的爭奪以覓得母親的愛,用自我的懲罰來覓得母親的愛。總是這般的糾結於情愛之中,作為阿莫多瓦早期的作品,儼然已呈現出其標誌的風格:懸疑,情殺,異裝,出軌,不忠,女性。

女性在片中相互的鬥爭,又相互的愛憐,被男性控制在鼓掌之中。將母女二人擺弄得團團轉轉的電視台主管丈夫如是,徘徊在法官與變性人之間的情人亦如是,女性在他們面前顯得如此被動。

一如早期阿莫多瓦對劇情所愛用的曲折,以意想不到的發展來推進,然而喧嘩的劇情背後,其實就不過簡單不得的內心所求。女兒殺人,先是狡辯然後卻在觀眾面前認罪再然後又完全推翻而再然後告訴觀眾,自己確實就是那殺人犯。電影觀眾也似乎就被這樣子引導着,但被引導去探索殺人犯真相的同時,是要被告知殺人背後母女之間深刻糾結的情感關係,相互憎恨而又如此深愛。

“我還記得小時候,每次晚上要等到聽著你的高跟鞋聲音漸行漸遠的時候我才安心睡覺……”這時候,女兒將母親一直緊閉的窗簾拉開,窗戶外是一雙美腿踩著一對婀娜的高跟鞋踱步走過。

周日, 五月 6 2012 » » No Comments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 The Skin I live In

La-piel-que-habito

電影實在充斥着太濃重的導演過往作品的影子在其中了,或者,也可以說是風格,或元素。無論從鏡頭的平面構圖,場景用色,綁架橋段,變性人話題,報仇情慾,觀眾都可以在導演過往的影片中看到如此熟悉的內容。只是這次他將這一切內容都結合在一部影片中呈現。尤其是女主角通過攝像頭映照在男主角房間的電視牆的畫面,這完全是讓人記起導演上一部的《破碎的擁抱》。

所謂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據維基百科所言,“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對於犯罪者產生情感,甚至反過來幫助犯罪者的一種情結。”其實影片被綁架者算不上是斯德哥爾摩的表現,畢竟最後他逃離了出來回到離開了6年的家,雖然此時她是悲劇地以女人的身份出現,而且所謂綁架也不過是因為報仇的過程。但是因為Antonio Banderas的出演,他在導演《捆著我,綁著我》中以綁架犯的形象出現,而此時重現於相似的劇情,則完全產生出讓觀眾類似的感覺。也就油然生出被綁架者所可能出現的斯德哥爾摩表現。

導演再次表現出一種無力的報仇與死亡,仇恨背後的不成立,以及之後所產生出來的畸形愛情導致的結局,都一再延續導演的戲劇化處理。而此時,他將以往所擅用的變性人元素運用到劇情當中,將基因以及性別轉換化作報仇的手段,也藉由一個生物研究者的身份來表現基因醫學所可能帶來的可怕。

周六, 十二月 17 2011 » » No Comments

赤裸天堂 – Oh Marbella!

Oh-Marbella!

西班牙的馬貝拉有這麼家酒店,入住盡是天體熱衷者,痴迷在無所拘束盡是肉體的世界中,可以認為這是回歸人類本源的追求。較之同樣涉及到天體內容的《裸奔教授》和《露點的誘惑》,本片要有意思得多。

人物關係採用多線性的發展,借複雜而又平行的人物關係來展開一個因為拿錯行李包而發生出截然不同的故事,每個人都因為這一次錯誤而走上截然不同讓自己或喜或憂的結局。求子的夫妻本計劃進入天體酒店展開一番雲雨,終於因錯誤而懷孕了,雖然肚子裡面的孩子是另外一個男人的;為工作以及上司關係而苦惱不堪的夫妻因為這次錯誤而與上司開始一段奇妙的關係,因為彼此都已坦誠相見,赤裸共舞在此酒店;本意要來到小島暗殺的殺手卻因為被冒失的司機用行李砸中生殖器而無法進行計劃,然而又不經意遇到暗殺目標;當然還有一對在小島上邂逅的小情侶,他們在醫院病床上的樂事足以把一個老大嚇得心髒病發。

於是故事就如此錯誤的開始,歡樂的結束。其中那枚會與人對話的鮮紅假體陰莖在其中一場相當搶戲,閃著輝煌的精神之光,引導被工作壓得精神緊繃的男主角釋放所有的拘束,將錯就錯。

是否,很多時候,將錯就錯,也可能是一讓人有所驚喜的事情。

周一, 十一月 7 2011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