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 – Sherlock Gnomes

SHERLOCK-GNOMES

觀眾還是鍾情於純真的童話故事,善惡有道,一切都是美好的開始美好的結束。羅密歐與朱麗葉可以終成眷屬,夏洛克和華生能夠合作無間。這動畫就是將這兩大IP作結合,讓果敢的朱麗葉夥拍自傲的夏洛克,要將搬到新家園而離奇失踪的陶瓷公仔們能夠平安回到家中,但兩人卻並不曾注意到他們的身邊人已經遭到他們的這果敢與聰明所無視了。

觀眾甚是對當中形象敦厚的Gnomeo鍾情不已,這在前作已經墊下的好感,而此新作(續集)還加上以為形象老實憨厚的Dr. Watson更是美好。於是這兩組IP組合,因為連環失踪事件而從分開的兩個故事線穿插在了一起,又再而分開了三個故事線,Gnomeo被抓後他要想方設法逃出牢籠,以為失去同伴的Sherlock Gnomes和Juliet則要從各種謎題和線索中找到這些事件背後的兇手並救出夥伴,而在中場就以為因為意外而摔得粉碎了的Dr. Watson則成了故事的反轉點。

其實這次的合作,觀眾以為是將兩大大英IP來共同講述一個關於對身邊人尊重和關注的主題。原來很多事情不是必然的,當惡意和驕傲都習以為常的時候,則成了一切悲劇的開始。

相當喜歡動畫裡對這些陶瓷娃娃的塑造,精細趣致,當鏡頭拉近的時候,會真發現這些主角們真的是陶瓷娃娃,他們的身體是會有因為時間流逝而破碎的痕跡,和因為上漆技巧而在表面出現的不同筆觸細痕,這是故事之外在視覺上相當有趣的細節之處。

周日, 十月 14 2018 » » No Comments

折射 – ANNIHILATION

觀影過程是有兩個場景是被驚嚇到的,聲音(音效&音樂)對驚嚇的影響是主因,會覺得今年所觀看的外星文明訪問地球的驚悚電影,都會被電影中的聲音所吸引。會以為當中類似如摩擦般的聲音就應該是外星文明所擁有的。於是當觀看電影的時候,會聯想17年年初的[Arrival],同樣是女性作為故事主角,同樣是對外星文明的探索,同樣是要對付所可能出現的危機,只是本片除了聲音所帶來的驚嚇,畫面與情節也同樣是具驚嚇的。

生物的誕生源於細胞分裂,一分二,二分四,s四分無窮……而這些分裂都是一種自我複製的過程,人只要在生存都在體內進行不停的分裂與消亡。而在一無形的區域內,生存出現了變異,分裂發生了異變,鏡子成像出現了光的折射,鏡子中的細胞竟然混入其他生物細胞。觀眾甚是喜歡電影的這種科幻設定,在已知的科學理論基礎之上稍作修改,想像出不一樣的結果與故事。

當人絕望的時候,所有的危險都並非危險,生命的限期已到,眼前的危險也有延續限期的機會;當人悔恨的時候,危險也可能是一種補償的自我救贖,當真相大白時,重新開始倒可能是一種不一樣的救贖。

 

周日, 五月 6 2018 » » No Comments

極客 – READY PLAYER ONE

ACG同好在看電影時,應該會有更強烈的共鳴吧,能在當中看到自己所曾經痴迷的人物形象或元素於其中,而後可自豪地分享當中的這些出場細節背後又有著怎樣的故事。但是否沒有了這些前設條件的話,這電影的樂趣就會被削減一大半?

作為一自認是Geek不合格的ACG同好觀眾,會不屑於那些為了湊熱鬧而進場的觀眾,會自以為是地覺得這電影是導演給Geek所拍攝的,箇中的樂趣就猶如是彩蛋般存在。如若足夠的Geek則能夠發現每一個橋段、每一個場景、每一個角色背後所肩負的隱喻與致敬,就猶如電影中全世界人們所競相爭逐埋藏在遊戲中的寶藏,是需要對遊戲[綠洲]的作者有足夠的熱愛和痴迷才能發現當中的秘密。Geek就如那批首先挖掘出寶藏秘密的玩家,而普通的觀眾就如尾隨首批發現才當的那些玩家。

這個就譬如在電影高潮大戰時,RX-78-2從天而降與機械哥斯拉大戰,哪怕觀眾是被預告劇透了這出場也還是會為之振奮,這是樂趣,給高達迷的禮物;而另外,第一關卡中的機關巨怪,有恐龍、有金剛,第二關卡進入電影院有[閃靈],這又是給影迷的禮物。而更多的小細節小心思和小出場,都覺得是給Geek們接連不斷的禮物,觀眾是會覺得這些挖掘樂趣是缺乏Geek文化的國內所未能完全享受的。

周一, 四月 30 2018 » » No Comments

戰爭 – THE HURT LOCKER

就在當下中美爆發貿易戰爭之時,來看這部美國導演來宣揚殘酷戰爭之下的英雄主義,覺得真是奇妙的時間點。這個國家到底是因為自己的強大而認為自己是救世主呢?抑或真的是出於作為人的本性,要將水深火熱的其他人解救出來。

而電影就塑造出這樣一個人物,在硝煙彌漫的伊拉克土地之上,美國拆彈部隊一小隊長,腳踏這片脆弱的土地上,他要將被報告埋在地下的炸彈拆除,但操作稍不注意就會啟動炸彈而會被炸飛當場斃命。而除了”炸彈”這敵人外,還有潛伏在當地黑暗角落等待襲擊的恐怖武裝分子。以及被迫要切斷自己的情感,因為會不知道剛認識的難民,在什麼時候會成為恐怖分子的人肉炸彈,而自己要眼睜睜地看著這熟悉的面孔在眼前消失。

觀眾會喜歡電影會以每一次危機為一小節的劇情鋪排,因為每一次的危機都是能夠讓觀眾會陪同當中的拆彈部隊隊員們感受迫切的緊張感。這當中也記功於偽紀錄的拍攝手法,手搖鏡跟拍會營造出緊迫的氣氛,鏡頭近乎貼在角色面上的拍攝,是真的能夠聽到心跳聲和呼吸聲。就是以這種讓觀眾感同身受的表現手法,才能讓觀眾感受到戰爭的殘酷,也側面來看,這些戰士的無私是何等的令人敬佩。

題外話的思考,其實這些正義而勇敢的戰士們,所作出的如此巨大的犧牲後,又是否真能換回所值得的和平?落後的宗教忠誠和當代的和平理念之間的爭鬥,一直糾纏,但在漫長的時間長河裡,這些糾纏所留下的是什麼?古代時候巨型生物之間的廝打又何不是一樣,低等如螻蟻之間的群落鬥爭又何不是一樣,但當一切結束之後,神不會留下來,和平會歸於虛無。

也就會想,戰爭,其實是那麼的無意義。

周二, 三月 27 2018 » » No Comments

丘吉尔 – DARKEST HOUR

關於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印象所擁有的是,世界現代史中關於二戰時的英國在對抗德國入侵時所表現的堅毅,帶領英國人頑強抵抗……差不多這樣的描述印象啦。以及後來在各種媒體所看到他高舉V字手勢的形象。丘吉爾會是臃腫身形,豆大的眼球凸出在鼻樑兩旁,有一種不怒而威的凶相。

是的,觀眾就是留有這麼一種關於角色原型膚淺的形象,當看到Gary Oldman經過繁重化妝後所呈現出來的“丘吉爾”,觀眾是覺得……否定的,從形似而言就差之甚遠,尤其是覺得他的演出總有一種刻意於當中。先入為主,或者是作為觀眾的一種錯誤吧。那麼所剩下的,就是故事,以及故事所表現出來的人物魅力。作為故事裡面的丘吉爾,在面對內憂外患時所表現出來的堅韌是讓人感動的。觀眾所感受到的,更是一個領導人在內憂外患夾擊之下,矛盾而爭鬥的一面,這一面是負面的,如小孩般需要安撫和支持的,他妻子的支持,國王的支持,百姓的支持。更覺得Gary Oldman所演出到的,是百姓如觀眾這般,所不能了解到的丘吉爾這一面。

而再次回到Gary Oldman所飾演的丘吉爾,其實觀眾有時是會覺得他的演出更是該在化妝保護之下才會讓觀眾有種賞心悅目的觀感,否則就會有種刻意用力的感覺。尤其是當丘吉爾面對內閣成員的壓迫時,他所表現出來的兇惡,並非一種不怒而威的威嚴,反是以身份來壓迫下屬……

想想,或者導演所希望呈現出來的丘吉爾,就是這樣的,他臨危受命,面對非議就只能迎難而上,哪怕內心是何其的恐懼徬徨。不過,哪怕人物性格是要呈現如此狀態,但演員又是否如此演出了?

觀眾還是要延續剛才的話語:刻意,刻意地呈現,刻意地改變發聲方式來說對白,來作為丘吉爾,但這是讓觀眾感受到是刻意。只要刻意了,就讓觀眾缺少了對角色的信服。觀眾始終覺得,這不過是演員再一部套在特別妝容保護下的角色演出。

周六, 三月 17 2018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