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客 – READY PLAYER ONE

ACG同好在看電影時,應該會有更強烈的共鳴吧,能在當中看到自己所曾經痴迷的人物形象或元素於其中,而後可自豪地分享當中的這些出場細節背後又有著怎樣的故事。但是否沒有了這些前設條件的話,這電影的樂趣就會被削減一大半?

作為一自認是Geek不合格的ACG同好觀眾,會不屑於那些為了湊熱鬧而進場的觀眾,會自以為是地覺得這電影是導演給Geek所拍攝的,箇中的樂趣就猶如是彩蛋般存在。如若足夠的Geek則能夠發現每一個橋段、每一個場景、每一個角色背後所肩負的隱喻與致敬,就猶如電影中全世界人們所競相爭逐埋藏在遊戲中的寶藏,是需要對遊戲[綠洲]的作者有足夠的熱愛和痴迷才能發現當中的秘密。Geek就如那批首先挖掘出寶藏秘密的玩家,而普通的觀眾就如尾隨首批發現才當的那些玩家。

這個就譬如在電影高潮大戰時,RX-78-2從天而降與機械哥斯拉大戰,哪怕觀眾是被預告劇透了這出場也還是會為之振奮,這是樂趣,給高達迷的禮物;而另外,第一關卡中的機關巨怪,有恐龍、有金剛,第二關卡進入電影院有[閃靈],這又是給影迷的禮物。而更多的小細節小心思和小出場,都覺得是給Geek們接連不斷的禮物,觀眾是會覺得這些挖掘樂趣是缺乏Geek文化的國內所未能完全享受的。

周一, 四月 30 2018 » » No Comments